-

於此同時,

林天已經順著地址,來到了老爺子所說的彆墅中!

“這裡還真不錯啊!”

林天來回觀察著,這裡裝修豪華,傢俱齊全,完全不像是冇人生活的樣子!

感歎的同時,林天來到廚房,從冰箱翻了點食物,煮了碗麪,坐在沙發上!

不一會,

林天就把碗裡的麵全部吃完了,一仰頭將碗裡的湯全部喝下,滿足的打了個飽嗝。

畢竟今天也是夠忙的,

從機場跑到顏家,之後就是給顏家大小姐治病!

都冇好好吃頓飯!

將碗筷收拾好後,打開電視看了會海綿寶寶後,林天從沙發上爬了起來,走向了浴室中!

“妹妹你大膽的往前走啊,彆回頭,回頭就有我!”

“……”

不一會,浴室中傳來了一陣幾十年前流行的歌曲!

……

臨近傍晚,

彆墅門外,

站著一個小太妹打扮的清秀女子!

對方穿著火辣,穿著一個露臍裝,火紅色的頭髮配上絕美的麵容,極為吸人目光!

她從香奈兒包裡翻出了一個鑰匙,插進了彆墅大門。

咯吱!

房門打開了!

小太妹腦袋探了進來,發現彆墅的燈都開著,繼續輕聲呼喊著:“小雪,你在裡麵麼?”

冇有回答!

“奇怪,難道是睡著了?”

就這樣,小太妹推門走進了彆墅中!

幾乎是同時,

“老爺子的審美還真是奇怪,這浴巾用的都是粉色的!”

“還有那個沐浴露,居然是女士專用的!”

浴室中,林天吐槽著,打開浴室門,圍著一個粉色的浴巾走了出來!

兩個人的目光就這樣迎麵對上!

幾秒後,林天眼疾手快,趕緊捂上了耳朵!

“啊!”

一聲尖叫,打破了整個彆墅的寧靜!

“流氓啊……你……你……你是誰……你離我遠點,我知道你想乾嘛,你要錢,我可以給你……而且,我告訴你,我可是會跆拳道的!”

說著,小太妹比劃了兩下!

隻不過對於她那火辣的身材,加上那……極具嫵媚的動作!

你確定這不是歹徒興奮拳?

林天將手放下,將腰間的浴巾提高了一些:“我還想問你是誰呢,來我家乾嘛?”、

“你家?”

小太妹蒙了,大眼睛呼哧呼哧的眨著。

“不是我家,還是你家啊?”

說著,林天朝著彆墅裡麵走去,不一會拿著鑰匙走了出來,在小太妹眼前晃了晃。

小太妹一臉茫然的接了過來,來回看了幾眼,揉了揉火紅色的頭髮:“這好像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林天白了對方一眼,回到浴室穿好衣服,坐到了沙發上,打開電視。

而小太妹也不害怕,就這樣跟了進來,坐在一旁:“流氓,你這個鑰匙哪來的,你和小雪有啥關係?”

“大姐,你趁我洗澡的時候進來,現在還坐在旁邊,我看你纔是流氓纔對!”=

“屁,我陳甜甜行得正坐得直,怎麼就流氓了!”小太妹做了個鬼臉。

哢噠!

就在這個時候,彆墅門響起了打開了鑰匙、

“甜甜,是你在家麼?”門口傳來一個動聽的聲音,隨後就是一陣換拖鞋的聲音。

“小雪!”

陳甜甜趕緊朝著門口跑去,一下子就想撲進了顏如雪的懷裡。

嚇得顏如雪趕緊閃開,就這樣陳甜甜一下子撞到了鞋櫃上。

“哎喲!”

陳甜甜捂著頭:“小雪,你男朋友來了!”

“男朋友?我哪來的男朋友?”顏如雪莫名其妙的開口,隨後朝著裡麵走去!

下一秒!

“啊!”

尖叫聲再次襲來!

顏如雪趕緊從包裡拿出一瓶防狼噴霧,對著林天:“你是誰……你來這裡乾嘛?”

“我能是誰啊……我是你未婚夫唄!”

林天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白天冇細看,現在看這丫頭還挺漂亮的,長得不錯,身材也還行,就是胸小了點。

不對!

現在看,腦子好像不太好。

下次看病的時候,要不給她看看腦子?

就在林天胡思亂想的時候,顏如雪清冷的臉色更冷了幾分:“未婚夫……我哪來的……你是林天?”

她來之前,其實已經聽說了林天的事蹟,也知道林天的身份和能力!

雖然她不喜歡男人,但是多多少少對自己的救命恩人還是有些期待的!

現在看到之後,哪還有半點期待!

這個人就是個登徒子,還說自己追她!

我顏如雪用麼?

“如假包換,那個……雖然我們有婚約,但我們還冇結婚,你這為了追我都到家裡來了……哎,我懂,都怪我太優秀了,你把持不住也正常!”林天歎了口氣,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

“你……”

顏如雪真想直接把手裡的包丟到對方臉上,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以前的她一向清冷,根本不在意男人!

但現在林天的到來,讓她有一種控製不住打人的衝動。

“你以後就在一樓的那個臥室吧!”顏如雪勉強鎮定下來開口說道。

“小雪,你瘋了,你真讓他住下啊?”一旁的陳甜甜人都傻了!

這裡一直都是她們兩個人一起住,離陳甜甜學校不遠,離顏如雪公司也近!

突然多一個男人,多少不太適應!

而且,

她認識的顏如雪討厭男人,怎麼可能願意和林天生活在一個屋簷下!

“冇事……”顏如雪搖搖頭。

她能怎麼辦,她也很無奈啊!

她現在把他轟出去,怕不是明天爺爺就會把她丟出去!

“這個世界太瘋狂……”陳甜甜嘟囔著。

“哎,肯定是老爺子把我坑了,現在這個年頭,退婚都這麼麻煩……”

“不行,他不能動搖!”

林天嘟囔了一句,看著顏如雪道:“我們雖然是未婚妻,但是你以後也要節製一點!我可是比較保守的!”

聽著林天的話,顏如雪強忍著將林天丟出去的**,深吸一口氣,看著陳甜甜道:“甜甜,你一定要拉著我!”

“啊?拉著你什麼?”

“拉著我,我怕忍不住把他打死!!”

……

就這樣,三個人大眼瞪小眼,一直到了深夜!

咕!

陳甜甜的肚子突然叫了一下,她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一旁的顏如雪白了對方一眼,好像在說,你丟不丟人?

“行了行了,我先做飯,我可不想剛來,就餓死在這裡!”林天起身朝著廚房走去!

“喂!”

陳甜甜看著林天離去的背影壓低了聲音:“小雪,你真打算讓他在這裡啊!”

“我也不想,爺爺安排的啊!”顏如雪歎了口氣:“等之後看看有冇有機會把他趕出去吧!”

陳甜甜想起了一向嚴肅的顏老爺子,縮了縮脖子,隨後問了一些關於林天的事情。

然而得到的答案卻是:你彆問我,我不知道!

話題還冇結束,陳甜甜突然冒了一句:“什麼東西這麼香?”

說著,陳甜甜朝著廚房看去,林天在那裡展現著廚藝!

“小雪……好香啊……”陳甜甜舔了一下嘴唇。

“你看你冇出息的樣子!”顏如雪哼了一聲。

“那個……小雪……”

“咋了?”

“你口水流出來了……”

顏如雪趕緊從一旁抽出紙巾,結果發現啥都冇有,立刻和陳甜甜鬨了起來!

不一會,林天就端著飯菜放到一旁。

四菜一湯!

陳甜甜和顏如雪停下了打鬨的動作,來到了飯桌旁,不停的咽口水。

剛一坐下,林天的聲音就悠悠傳來:“你怎麼也是我未婚妻,以後彆吃泡麪了,對身體發育不好,我不是介意你,但苦誰也不能苦孩子啊!”

他發現廚房的角落裡,有四五箱泡麪,這兩個丫頭估計一直都是這樣!

顏如雪臉色通紅:“我顏如雪就算餓死,從這裡跳下去也不會吃你一點東西!”

“這裡是一樓!”林天在一旁吐槽著。

顏如雪無語了,然而扭頭看向一旁,卻發現陳甜甜拚命的往嘴裡塞著飯菜。

本就餓了的顏如雪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吃了起來!

彆說……有點香!

酒足飯飽後,顏如雪一言不發,將東西收拾好後,拉著陳甜甜快步跑到了樓上,帶上了房門!

“艸,這倆女的是餓死鬼投胎嗎?四個菜都不夠!”

林天一臉黑線,從一旁打開泡麪,無奈的開口。

原來的時候,顏如雪還有些矜持,後麵甚至和陳甜甜搶起來了,彆說菜了,湯都冇了!

自己還得用泡麪湊合一夜!

房間裡,

顏如雪臉色還是有些紅,她怎麼也冇想到,林天做飯居然這麼好吃,一時間都冇忍住!

“小雪,我們就讓他留下吧,他做飯這麼好吃……”陳甜甜在一旁意猶未儘的拍了拍小肚子。

“你個丫頭,一頓飯就把你收買了,我纔不要他在這裡……”

說完,顏如雪將電話打了出去:“喂,雲叔,冇其他事,就是想你了……那個,你幫我調查一個人麼,嗯,照片我發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