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可惜現在的李乃新根本接觸不到天地的層麵,所以現在的他根本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空白空間,更加不明白周圍的人為什麼會突然失去意識,甚至不知道那些空白空間的裂痕會多次救他於為難之間。

倒不是這些銘文有多麼玄妙,而是在這個已經十分穩定,近乎趨於完善的世界,這方天地已經很久很久冇有什麼感悟了!今天好不容易出現了一個可以觸發它們感悟的人出現,這方天地又怎麼可能讓這個人輕易的消失或死去呢?

‘俞秀蓮’的冥頑不靈氣炸了雲塵,摺扇一揮,嘴中說道:“那你就去死吧!”

此扇隻是雲淡風輕地一揮,看似無奇,卻在摺扇的三尺外出現一個漩渦,漩渦越轉越快,顏色也愈發凝重,在其內閃爍出青芒後,化成九道青蟒蜿蜒地直奔‘俞秀蓮’而來。

“禁!”

‘俞秀蓮’故技重施,可惜迅速自轉的骨球根本冇有聚集佈陣的機會,被蜿蜒而來的九道青蟒衝得七零八落,不成章法;李乃新的元神隻能急忙釋放神識,不斷地重新組織骨球,抵抗這能量巨大的九道青蟒。

“不賴啊?”

雲塵悠然自得地搖著摺扇說道:“你這骨球是用什麼荒獸的骨頭煉製的?竟然可以抵擋地住我九龍寶炎扇的攻擊!”

“呱噪~”

‘俞秀蓮’劍指對著雲塵的幾個自轉的骨球一點,那幾個骨球便又變成幾把一寸來長的骨劍刺向雲塵。表麵上看似是俞秀蓮的手指一點,其實卻是她體內李乃新的元神神識控製。

幾把骨劍來回交錯,陽光下泛著白森森的光澤,令雲塵無法分辨到底是幾把骨劍。

“萬劍齊發!”

就在雲塵犯嘀咕的一刻,隻聽‘俞秀蓮’一聲嬌喝,骨劍再次分離,變成無數了無數的光點,如驟雨般射向雲塵。

“狂妄!”

這些光點就像無數的蒼蠅一樣,對雲塵雖冇有什麼傷害不大,卻令他不勝其煩。氣得他打開摺扇對著圍繞在他周圍的光點不停地揮舞起來。

巨大的扇風颳得光點亂飛,有很多因無法承受九龍寶炎扇的仙力在半空爆裂。

這倒不是異形蝠骨的堅硬度不夠,而是因為這些光點的蝠骨分子結構是靠李乃新的真氣維繫的。

在李乃新體內的真氣耗儘的一刻,李乃新的身體自然也就無法維繫高於自己身體分子結構的形態,紛紛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