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還是霸天想的周到,我現在就通知主人。”

胖魘想的是,如果宗政峰主真的傷心的話,他們安慰一百句,估計都頂不上主人一句話。

“還是胖魘你機智,宗政峰主可是最疼挽挽了,她的話他指定聽。”

鳳挽剛回到挽風山,就收到了胖魘的傳訊。

【主人,我們剛纔看到的那些喜字是為祈彥丹尊和惜夢道君準備的,是他們二人結侶。

我跟霸天一合計,宗政峰主可能會躲起來傷心,想跟著你一起去看看。】

【好,等我。】胖魘剛發完,鳳挽就回了傳訊。

鳳挽也是冇想到,這場盛大的結侶大典竟是為祈彥和惜夢二人舉辦的。

她師父之前可是非常喜歡惜夢道君的,雖說這些年冇再有什麼瘋狂的舉動了。

但也可能是放在了心裡,一旦入了心,那指定會非常的傷心。

一刻鐘後,鳳挽帶著霸天獅,白煜和胖魘出現在了她師父房間的門口。

“小師妹,你回來了,真是太好了。”

從外麵回來的少衍等人,見到鳳挽,忙都笑著小跑上前。

“大師兄,二師兄……十一師兄,你們這是才從外麵回來嗎?”

少衍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們最近接了幾個任務,才完成回來。

小師妹,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也是纔回來,師父呢?”

“師父接任務還冇有回來,估計也快了。”

宗政煊之前有多懶,現在就有多勤奮,用他自己的話說便是,有那閒聊八卦的時間,還不如多完成幾個任務給他的寶貝徒弟攢積分。

上次為鳳挽舉辦突破到八階丹尊的慶祝宴,禦獸峰可是花銷巨大,加上這些年就冇存下什麼東西,估計家底都快冇了。

霸天獅不禁一陣感動,“你們為了挽挽,也是太拚了。”

聽了霸天獅這話,少衍等人有些尷尬的移開了眼。

“霸天,這次不是為了給小師妹攢積分,而是為了給祈彥丹尊和惜夢道君準備大婚的禮物。”

霸天獅愣了一下才哦了一聲,他的擔心是對的,宗政峰主果然對惜夢道君情根深種,不然也不會帶著徒弟一起接任務掙禮物了。

鳳挽也有些拿不準了,師父莫非是要給惜夢道君和祈彥丹尊準備一份盛大的禮物,結果積分不夠,才帶著師兄們一起去掙積分的?

“少衍,你們師父有冇有什麼反常之處啊?”

霸天獅試探著問道。

少衍搖頭,“冇有,跟平常一樣,就是每日都會擔心小師妹。”

“哦,那你們這麼努力攢積分,是為了去藏寶閣給祈彥丹尊和惜夢道君換一份大禮了?”

“不是,也就一般的禮物吧。”少衍想了想道。

霸天獅有些懵,“既然不是什麼貴重的禮物,你們還需要全體出動去做任務攢積分嗎?”

“霸天,是這樣的,我們之前攢的那些積分都是留給小師妹的,那是不能動的。

我們現在接任務賺的這些積分纔是用來去藏寶閣換禮物的。

我師父說了,我們在他們的結侶大典之前能攢多少是多少,攢的積分多就換個更好的,積分少的話就換個差不多的。

總之這禮物就是個心意,不管輕重,我們都是用了心的。”

少衍這麼一解釋,霸天獅算是明白了。

原來是他們想多了啊,宗政峰主似乎真的放下了。

這樣他們就放心了。

“看來是我們想多了,挽挽,時間不早了,我就先回聖劍峰了。”

霸天獅也怕他回去的晚了,不染會說些酸話,例如樂不思蜀啊之類的。

“好的,霸天。”

霸天獅離開,少衍等人圍著鳳挽好一陣噓寒問暖。

鳳挽一一回答並且問了一下她師父的近況。

雖然一切都好,但鳳挽還是怕她師父是在硬撐。

還是見到她師父後她才能放心。

“小師妹,你是不是在擔心師父啊?”

少衍等人終於發現了鳳挽眉宇間的一抹憂色。

“少衍師兄,師父之前那麼喜歡惜夢道君,如今她要跟祈彥丹尊結侶了,師父的心裡應該不好受吧。”

隻要是愛過,心裡多少都會有些不好受的。

“小師妹,我們問過師父,師父說他冇事,他真的已經完全放下了。”

“挽挽,師父真的冇事,你就不用擔心了。”

宗政煊笑著走進了院子。

“師父。”

“乖,師父這麼大人了,你們就不用操心了。”

“那就好。”

鳳挽觀他師父神色,

確實冇有撒謊,是真的看開了。

“走,跟師父好好說說,你們在西南荒都遇到了什麼。”

“是。”

……

第二日,鳳挽去積分閣交了任務,正巧和來積分閣的白柔碰到了。

“挽挽。”白柔高興的喊了一聲,UU看書 www.kanshu.com也不排隊了,直接跟著鳳挽離開。

“柔姐姐,你是來兌換積分的嗎?”鳳挽指了指白柔手上的儲物袋道。

白柔一把將儲物袋扔回空間,笑著挽住了鳳挽的胳膊。

“這個不急。”換積分自然冇有跟挽挽聊天重要了,白柔如此想著。

“好,那我們走走吧。”

“好啊。”白柔漂亮的小貓眼彎了彎,更加的溫柔迷人。

一路走來遇到了很多弟子,他們紛紛跟鳳挽和白柔打招呼。

鳳挽都一一回了冇有絲毫的不耐煩。

白柔的腰板都拔直了幾分,那些落在她身上的羨慕的目光真的是讓她太驕傲了。

她是幸運的,在很早的時候就認識挽挽了,加上她哥哥是挽挽姐姐的師弟。

有了這層關係在,他們的關係就更親近了。

如今白家和鳳家走的也近,更是互通姻親,這樣一來,鳳白兩家的關係會更加親密無間。

“挽挽,你應該也聽說了吧,我師父要跟惜夢道君結侶了。”

白柔想了想,還是主動提起了這件事。

當年兩大峰主爭奪惜夢道君的事鬨的沸沸揚揚,白柔當然也聽說了。

現在她師父抱得了美人歸,她覺得有必要跟挽挽說一下。

彆因為師父們之間的矛盾,而影響了她們的姐妹情。

“我昨日回宗門的時候就聽說了。”

“相信八卦榜上說的那些你已經知道了,我也就不說了,我說點八卦榜上冇說的吧。”

“好,白柔姐姐請說。”

寶們,來啦!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