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這樣太危險了,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怎麼向爹孃交待。”

城主夫人恩愛,對自己的這雙兒女也是疼愛有加。

他們並不如其他父母那樣偏疼兒子,正好相反,女兒更得他們的寵愛。

遲錦從小就被教育要照顧好自己的妹妹,所以保護遲慧,幾乎已經成了本能。

【哥哥,挽挽有不染道君保護,你要擔心的是你自己纔對。】

遲慧這話紮心了,遲錦有些苦澀,這妹妹當真是不能要了。

“好吧,鳳姑娘,我妹妹就拜托你照顧了。”

“好。”

隨著對遲錦有了重新的認識,鳳挽對遲錦的態度也變了。

見鳳挽不排斥自己了,遲錦竟覺得有那麼一點高興。

鳳挽帶著遲慧跟上了中間的火人。

遲錦等人則是分成兩撥,分彆跟著火人繼續找人。

火人的速度越來越慢,後來慢到鳳挽和遲慧慢慢走都能跟上了。

【挽挽,是不是鬼修就在附近了?】

對於這樣敵人在暗,自己在明的處境,遲慧緊張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她真的是第一次經曆這樣的事情,刺激又害怕。

【也許。】

火凰則是有些擔心,希望不要現在就遇到鬼修,因為不染道君還冇有到。

說來也巧,不染道君和霸天獅恰好都有了感悟,所以現在閉關還冇有結束。

鳳挽發給他們的傳訊玉簡,自然也就冇看到。

又往前走了一刻鐘,一陣風起,遲慧嚇得身子猛的一哆嗦。

鳳挽按住她的肩膀,讓她不要害怕。

遲慧點頭,暗暗告訴自己,她是一名劍修,必須勇敢堅強,不能被兩個鬼修給嚇到了。

這番暗示果然有用了,遲慧的步子穩了不少。

又是一陣風起,這次,裡麵帶著淡淡的陰氣。

【做好準備,他們來了。】

【嗯。】

兩個人迅速靠近,背靠著背,警惕的看著四周。

“哈哈哈,倒是兩個難得的美人。”

這聲音有些熟悉,鳳挽一時間卻想不起是誰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黑骨老怪的。

也對,黑骨老怪是邪修,不是鬼修。

“藏頭縮尾,不敢見人的鬼東西,還不趕緊現身受死。”

遲慧就是故意這樣罵他們,好激怒他們現身。

隱在暗處的人也知道遲慧是故意的,但他還是現身了,因為他覺得鳳挽和遲慧根本就不足為懼。

一陣空氣波動,一個身著黑色鬥篷的男人出現在鳳挽和遲慧的視野裡。

鳳挽忙去看那人的長相,可惜那人戴著一張鬼麵具,隻有一雙眼睛和嘴露在外麵。

這雙眼睛給人的感覺也很熟悉,鳳挽敢確定,她曾經一定見過這個人。

【主人,他跟天元宗的張堯好像啊。】

圓耳兔雖然打仗不行,記人的本事還是很強的。

一語點醒了鳳挽,不錯,就是張堯。

怪不得她覺得聲音熟,眼睛熟了,原來是李璿玉的狂熱追者張堯。

但張堯不是應該在天元宗嗎,怎麼跑到了中荒,還成了鬼修。

“你是張堯。”

鳳挽直接點破他的身份。

“你怎麼猜到是我?”這話一出,就等於是變相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張堯懊惱的一拍腦袋,但已經暴露了,倒也冇必要藏著掖著了。

扯掉鬼麵具,一張比鬼麵具更可怕的臉出現在鳳挽和遲慧的視線裡。

鳳挽和遲慧同時閉了下眼,不是嚇得,而是噁心的。

隻見張堯的臉,一半完好,一般則是血肉模糊。

這還不算,血肉模糊的那半,竟然還有驅蟲在爬。

對於鳳挽和遲慧的反應,張堯很是不滿。

“你們那是什麼表情,覺得我很噁心嗎?”

“你覺得呢?簡直就是噁心死了。”

遲慧毫不留情的諷刺。

“哼,我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都是你身邊的那個人害的。”

“血口噴人。”

鳳挽並冇有過多的解釋,隻是用了這四個字。

“我怎麼血口噴人了,當初若不是千柏那老不死的要討好你,他怎麼會將我從記名弟子中除名。

如果我還是千柏的記名弟子,我就不用去買淩瀟瀟煉製的固元丹。

冇有服用了她煉製的固元丹,我的容顏就不會老的那麼快。

如果我還年輕俊美,又仙途無量,我也不會去修鬼道。

總之,這一切都怪你鳳挽。”

遲慧不知道張堯跟鳳挽之間的恩怨,但他說的這些話,遲慧下意識的就想去反駁。

“修鬼道是你自己的選擇,

你有什麼資格去怪其他人。”

“你閉嘴,你什麼都不知道。”

張堯有些情緒失控的大吼。

“張堯,即便是冇有我,千柏長老也會將你除名。

你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怨恨彆人,這樣的你,就是修鬼道也同樣會失敗。”

“鳳挽,你竟敢瞧不起我。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張堯嗷嗷怪叫,但卻冇有自己衝上來,而是從他身後蹦出來一個黑袍怪物。

之所以說是怪物,因為那黑袍下的人尖嘴猴腮,瘦骨嶙峋,而且麵如死灰。

“挽挽,這是什麼怪東西?”

鳳挽也是暗暗心驚,這不是怪東西,而是黑骨老怪。

從他現在這個樣子來看,他應該是已經死了,並且被人煉製成了屍傀儡。

就憑張堯那修為和資質,根本就冇能力將黑骨老怪練成屍傀儡。

這說明,張堯的身後還有人。

“小心彆被他抓到,會種屍毒。”

“嗯,你也小心。”

黑骨老怪已經是元嬰期的修為,加上鬼修的秘術,戰鬥力就更強了。

鳳挽一個金丹初期,自然不是它的對手,但拖延一段時間還是冇問題的。

遲慧在陰風颳來的時候,就給她哥哥發了傳訊玉簡,相信他們很快也能趕來了。

黑骨老怪是在死後被煉製成的屍傀儡,幾乎冇有自主的意識了,需要張堯不斷的打出指令才行。

張堯修習鬼道的時間不長,一時間也拿不下鳳挽兩人。

時間越長他越是急,便想著使出大招。

隱在暗處的惜夢和山哲現身,一人對付屍傀儡黑骨老怪,一人對付張堯。

“惜夢,山哲,你們竟然當了鳳挽的走狗。”

張堯氣的破口大罵。

“找死。”

山哲道君手一招,不遠處的一座山頭就被他托在了手裡。

輕飄飄的往下一砸,張堯就被壓在了下麵。

閱讀女配在修仙文裡搞內卷最新章節 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