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域龍神》 小說介紹

謝玄,唐妙音是《南域龍神》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零落,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南域龍神》 第2章 免費試讀

“戲也演完了,拿著一千萬滾吧!”

走到商務車麵前,唐妙音直接掙脫了謝玄的手,對著謝玄冷冷說道。

她雖然瞎了,但是眼瞎心不瞎,能夠娶她這樣的女人,一定是貪圖富貴,愛慕虛榮之輩,這樣的人,她唐妙音怎麼可能看得上,要不是唐承建的壓迫,她寧願一輩子不嫁人。

“妙音,我不是為了錢,才娶你的,我要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請你相信我,隨我走吧,我有個朋友醫術十分高明,我請她為你治眼睛!”

謝玄看著唐妙音淡然說道。

“治眼睛?真的嗎?”

聽到謝玄說到這話,唐妙音心裡生出一絲希望,本來他可以像公主一樣活著,結果因為自己雙目失明,又遭人陷害,現在過得生不如死。

如果她的眼睛可以恢複,那將是一件無比令她欣喜的事情。

“放心吧,十天時間,你一定可以複明!”

謝玄的話,充滿了不容懷疑的堅定。

“嗯!”

唐妙音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跟著謝玄坐進了商務車裡。

這輛黑色的商務車冇有牌照,右上角卻畫著一個戰徽,一般人不認識,但是位高權重者卻一眼能夠看得出來,此乃無敵戰神的標誌,整個華國,隻有他一人可以配得上此戰徽。

商務車很快開進了江州最奢侈的地方,歸雲莊,整個歸雲莊建築麵積三千多平米,外帶各種娛樂場所和風景區,市值五十個億,多少年來一直冇有人買得起,今日謝玄的車卻自然而然的開了進去。

歸雲莊裡,謝玄伸出手,準備輕輕的將唐妙音帶在臉上的白布取下來,隻是手剛碰到白布,唐妙音渾身就是一陣顫抖。

“彆,我……我太醜了!”

唐妙音說著,眼淚就流了出來。

“妙音,這些年,你受苦了,相信我,我一定會治好你的!”

謝玄輕聲說道,將白布取了下來,隻見那一雙眼因為毒藥的腐蝕,已經變成了兩坨爛肉,結痂在了上麵,臉上則是一個接著一個的皰疹,醜陋到了極致。

可想而知,唐妙音每次觸碰到自己的眼睛,心裡是多麼的傷心和無助。

謝玄看著唐妙音的雙眼,將白布死死的拽住,然後輕喝一聲。

“藥來!”

隻見楊曉將早已準備好的藥拿了出來,遞到了謝玄的手裡,這些藥是謝玄為唐妙音親手煉製的,裡麵每一樣藥材都是價值連城,無數人爭搶的天材地寶。

謝玄端著藥,輕輕塗抹在了唐妙音的眼睛上麵,眼角,眼瞳連同周圍被毒素影響到的皮膚,然後再是臉上,每一寸皮膚,謝玄都認認真真的塗抹上藥,然後用紗布一層一層的包裹起來。

“嗚嗚,我這個樣子是不是特彆醜,你是不是故意看我笑話?”

“江州最好的醫生都說我的眼睛已經冇有複明的希望了!”

唐妙音感受到謝玄將藥塗到自己的眼睛上,再一次哭了起來。

他想到了當初剛剛失明的時候,也是看了無數的醫生,但所有的醫生都宣佈了一個結果,那便是唐妙音這一輩子都不可能複明瞭。

“妙音,放心吧,彆人看不好的病,我幫你看,彆人不疼你,我疼你,這一輩子,我都會護著你,不會再讓你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十天,隻要十天,十天之後,我會還你一雙明亮而又美麗的大眼睛!”

謝玄輕輕安撫著唐妙音的情緒。

“真的嗎?十天之後我真的可以看見?”

唐妙音不是很相信。

“放心吧,我是不會騙你的!”

雖然唐妙音無法看到謝玄,但是卻從謝玄的話裡感受到無儘的溫暖,這樣的溫暖是他這五年來從來冇有感受到的。

十天時間一晃而過,這十天裡,唐妙音就宛如公主一般,在歸雲莊裡麵生活的無拘無束,而謝玄更像是護著自己的心肝寶貝,細緻周到的照顧著唐妙音,

餓了給做各種美食,渴了便用無數水果榨橙汁,困了便是各式各樣的按摩,哄著睡覺覺。

如果金都那些名門望族的家主看到,一定會將掉下巴,他們將天資絕豔的女兒孫女送到謝玄麵前,謝玄連正眼看都不看,竟然在江州,陪著唐妙音這樣的女人做到瞭如此地步。

……

一道明晰亮麗的鏡子麵前,裹著紗布的唐妙音呆呆的看著,身邊站著謝玄。

“我……我不敢,我怕……”

唐妙音渾身顫抖,低聲說道。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謝玄鼓勵道。

“真的可以看見嗎?”

“可是看見了又怎麼樣,我那麼醜,我不想看見現在的自己!”

唐妙音說著,再次情緒低落起來。

“你很漂亮,整個江州,冇有比你漂亮的女人,不信,你自己看看!”

在謝玄的鼓勵下,唐妙音最終將纏在自己頭上的紗布摘了下來,然後兩隻眼睛輕輕的閃動著,緩緩的,一點一點的睜開。

“這……”

她看到了什麼,鏡子裡麵出現了一個完美無瑕,臉蛋光滑纖細,眼睛明亮清澈,漂亮到了極致的女人。

“這是我?”

“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唐妙音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太匪夷所思了,當初謝玄答應她治好眼睛,她還很不相信,但現在呢,不僅自己的眼睛恢複了,連臉蛋都變得光潔無瑕,活脫脫醜小鴨變成了白天鵝。

“不是做夢,是真的!”

謝玄微微一笑道。

“嗚……”

唐妙音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撲倒了謝玄的懷抱裡麵,放聲哭了起來。

這五年來,她受儘了冷漠和嘲諷,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而現在,她恢複了,曾經的一切都化作雲煙消散在了九霄雲外。

謝玄抱著唐妙音,在她耳邊低語道:“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守護神,不會讓你受一丁點委屈!”

聽到如此暖心的話,唐妙音低著頭,臉上緋紅一片。

“我先去洗澡了,十天冇有洗澡,身上都臭了!”

說完,便害羞的跑開了。

謝玄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點燃了一根特供煙。

這個時候,一個黑影閃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