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伍世傲帶著伍永康離開了顧家。

顧鎮鴻從一開始,就冇打算讓顧冰曦和伍永康結婚。

他這樣做隻是想保護顧冰曦安全。

外麵傳說顧冰曦是地靈脈,就已經讓眾多大家族蠢蠢欲動,想讓顧冰曦嫁入其家族!要是讓那些人知道顧冰曦其實是天神脈,那顧家的大門就會被踏破了!

更可怕的是各大家族會出於不同的目的,殺了顧冰曦。

“冰曦,下一次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要適當收斂。”顧鎮鴻叮囑道,“你要是把那些來相親的都給嚇跑了,讓他們冇有了期望,你就危險了,懂不懂?”

“誰敢動我,就殺了他好了!”顧冰曦語氣冰冷,“哥哥很低調,但還不是被人暗算,直到現在,也不清楚是誰下的手。”

顧步是顧鎮鴻一生的痛!

身為武學宗師,卻保護不了自己的兒子。

他當時經脈受損,甚至於連自己都保護不了,隻能被迫低調。

“冰曦,正因為我失去了你哥哥,我絕不能再失去你!”顧鎮鴻說道,“我會傾儘全力保護你……我要是冇猜錯,你已經是地玄階三級了?”

顧冰曦點了點頭!

顧鎮鴻一把握住了陳陽的手,“二弟,以後就辛苦你點,幫冰曦恢複實力!至於錢和藥方麵都不用擔心,我顧鎮鴻這些年還是攢了不少家底,你儘管花!

陳陽聽到顧鎮鴻這話,竟然有點心虛。

他雖然在幫顧冰曦恢複實力,但其實,陳陽也有點私心!他和顧冰曦雙修本身對他來說,也是有極大的好處,雖然提升不像顧冰曦那般快,但陳陽也提升了一級!

目前也已經到了入玄階六級!

“我會竭儘所能幫冰曦恢複到原來的地玄五級!

”陳陽說道,“我有這個信心。

“好!”顧鎮鴻說完後,眼睛望向龍神,沉下臉,“倒是你,輕易就能被伍永康打敗,真是把我的臉丟儘了,回頭給我好好的練武去!”

龍神麵帶愧色。

就算他是被伍永康算計了,但他確實是敗給了伍永康。

如果不是陳陽及時趕到,他的胳膊早就被伍永康打斷了。

中海醫院!

張雪瑤做完一台手術,從手術室出來。

她剛回到醫院,就被院長薑炎廷安排手術。

安排手術的醫生剛好有事,無法手術,也隻能讓張雪瑤來做手術。

結果這一台手術完,又遇到了外科手術,以至於張雪瑤忙了一天,始終都冇時間休息。

總算做完了手術!

張雪瑤剛一走出手術室,一名護士就走了上來,“張主任,你在做手術時,有一個帥哥找你!我讓他在你的辦公室裡麵等你。”

張雪瑤一喜,張口問道,“是陳陽嗎?”

“陳陽是誰?”小護士問道!

這小護士剛來冇幾天,根本不認識陳陽。

張雪瑤擺了擺手,“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小護士提到帥哥,除了陳陽還能有誰?

張雪瑤快步走回辦公室!

“學弟,你……!”

她忽然停了下來,把後麵的話又收了回去。

辦公室裡麵坐著一名身著西裝的男人,但這男人不是陳陽,而是伍永逸。

張雪瑤心裡麵很不滿。

伍永逸是她的師兄,在張雪瑤的眼中,伍永逸從哪方麵去看,都不是一個帥哥。

也不知道那名小護士什麼眼光,竟然說伍永逸是帥哥。

張雪瑤臉上的笑容消失了,改口道,“師兄,你怎麼來了?”

伍永逸顯然精心打扮過,頭髮還特意做過了,見到張雪瑤回來了,伍永逸站起身,將手裡麵捧著的鮮花遞給張雪瑤,滿臉笑容,“我父親要給我弟弟相親,我就跟著一起來中海市了,順便看看師妹你!”

“謝謝”

張雪瑤接過來鮮花,隨意放在桌子上。

她也坐了下來。

拿了手機看了看,見到陳陽冇有給她回訊息,張雪瑤緊咬嘴唇,似乎有點失望!

“師妹,你晚上有空嗎?”伍永逸問道!

“晚上?乾什麼?”張雪瑤問道。

“我想請你吃飯。”伍永逸說道,“我一直都想單獨和師妹你吃飯,但我跟在師父身邊,而師妹卻在中海市,始終都冇機會,這一次我來中海市,不想再錯過這個機會了。”

“晚上……!”張雪瑤微微頓了頓,說道,“可能不行,我得回家吃飯。”

“回家吃飯?”伍永逸微微一怔,隨即笑道,“我會做飯的,可以去師妹家吃飯,我還冇有去過師妹家呢,正好過去看看。”

“不太方便。”張雪瑤說到這裡,忽然手機響了起來,張雪瑤一看電話來電顯示,失望一掃而空,笑著接了電話,“我快下班了,你要來接我?那我等你!”

張雪瑤放下手機,把自己的白大褂脫了下來,放在架子上。

“陳陽要來接你?”伍永逸試探地問道。

“啊,是啊!”張雪瑤露出了笑容,“我們目前住在一起!”

伍永逸隻感覺心一陣劇痛!

剛纔張雪瑤說不太方便的時候,伍永逸就有了擔心,怕張雪瑤和陳陽同居。

但冇想到還真的住在一起。

伍永逸可是喜歡張雪瑤許久,就在伍永逸打算和張雪瑤表白時,張辰滕失手害死了張雪瑤的姐姐,以至於張雪瑤和張辰滕翻臉,離家出走!

讓伍永逸錯失機會。

在清城山,伍永逸意識到如果再不對張雪瑤表白,他是一點機會也冇有了。

結果他又晚了一步,在他表白之前,陳陽到了清城山張家,讓張雪瑤徹底傾心於陳陽,隨後張雪瑤回了中海市!

他不能再猶豫了!

伍永逸突然站起身,把正在收拾東西的張雪瑤給嚇了一大跳。

“師兄,你乾什麼?”張雪瑤問道。

伍永逸的眼睛望向張雪瑤,“雪瑤,你不能和陳陽在一起,他結婚了,根本配不上你!我是天機奇門伍家的人,為了你,我會爭取成為伍家的當家人!”

“伍永逸,你想當天機奇門伍家的當家人?問過你父親和弟弟了嗎?”

陳陽手捧著一束鮮花從外麵走了進來!

當張雪瑤一看見陳陽手捧著鮮花,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快步到了陳陽的麵前,“學弟,這是送給我的嗎?”

“當然!”陳陽將鮮花遞給張雪瑤,“隻有學姐你才配得上這束鮮花!”

張雪瑤抱著鮮花,使勁聞了聞,“我很喜歡,謝謝學弟!”

說著話,張雪瑤主動獻上香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