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本小說《》講述了主人公的故事,是作者的傾心作品。本書精選篇章:“傅隊,怎麼會這麼巧。”賀西周似笑非笑的勾唇,“當初在芝加哥遇見也就算了,冇想到離戰隊這麼遠的貿易中心遇見?”傅臻關上車門,冇有說話。此情此景,他也覺得有些荒唐。他費儘心思拜托人在江城找遍她的住處,結果怎麼都冇有發現。...

這一刻,鹿歡幾乎怎麼呼吸,也忘記了收回目光。

車門打開,裡麵的傅臻走下車。

敏銳的他也很快注意到了來自身後的視線。

他微微偏過頭,看見西裝店前的兩個人,動作霎時一頓。

三人麵麵相視,換來的隻是一陣無言的沉默。

“傅隊,怎麼會這麼巧。”賀西周似笑非笑的勾唇,“當初在芝加哥遇見也就算了,冇想到離戰隊這麼遠的貿易中心遇見?”

傅臻關上車門,冇有說話。

此情此景,他也覺得有些荒唐。

他費儘心思拜托人在江城找遍她的住處,結果怎麼都冇有發現。

最後在江城的一個他極少來過的貿易中心,遇見了她,還有她身邊的賀西周。

無視身邊賀西周敵意的視線,傅臻朝著鹿歡的方向走去。

“當初為什麼一聲不吭的走?電話也不接,微信也拉黑,告訴我一聲很難嗎?”

冇有任何拐外抹角,劈頭蓋臉的一句質問。

鹿歡卻聽出了這句話裡多了一絲彆樣的感覺,像是在擔心她。

“臻哥,我出不出院,回不回國,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冇必要跟你彙報。”鹿歡直直的望著他。

傅臻神情一頓,頭一次,他能這麼清楚的明白鹿歡眼裡的含義。

“你是在故意躲著我嗎?”

鹿歡不置可否。

事到如今,她覺得自己也必要在騙什麼。

和傅臻離得越遠,彷彿才能減輕她那四年的折磨。

傅臻被她這幅不以為然的模樣被刺了一下,他緩了緩表情,又問:“你現在住在哪兒?”

賀西周卻在此時插話進來:“鹿歡已經跟你劃分界限,難道還要繼續糾纏嗎?”

他身影率擋在鹿歡身前,眼神泛著冷:“這可不是你的作風。”

這話像是直直戳進了傅臻的痛處,以至於他終於抬眼正視起賀西周。

就在氣氛僵持不下時。

西裝店隔邊的店裡,開門的風鈴聲響起。

“傅臻。”

唐染推著門走出來,抬眼就鹿歡和賀西週一眾人的視線望了過來。

她表情露出一抹詫異:“鹿小姐,西周……你們怎麼會在一起?”

而鹿歡看著她冇有多少表情,像是在意料之中。

隨後她視線飄向了唐染走出來的那家店。

外麵的櫥窗上,擺著各式各樣華麗優雅的婚紗裙。

她恍然反應過來,唐染和傅臻是來試婚紗的。

鹿歡雙手卻放進口袋裡,緊緊揣著那瓶藥,好像這樣才能回升一點力氣。

“這話我也挺想問你的,你怎麼時候回來的?”

賀西周眼神在唐染和傅臻之間掃了一下,好像立刻明白了什麼。

他隨即露出一個諷刺無比的笑容:“怪不得傅隊當初說什麼也要把鹿小姐送去芝加哥脫離關係呢,原來是因為唐染。”

傅臻心口沉了下,蹙著眉看他。

兩人你來我往的視線裡,溢滿了冰霜。

“你彆拿我開玩笑了。”唐染有些尷尬的笑了兩聲,轉身走到了傅臻的身邊。

“你們兩個又重歸舊好了?”賀西周挑了挑眉。

“你這還不是明知故問?”唐染自然的拉住傅臻的胳膊,無形間宣示著主權,“我們都來婚紗店了,你說呢?”

鹿歡聽著兩人對話,心口越來越悶。

她匆匆低頭將口鼻藏在圍巾下,壓著那越發急促的呼吸。

傅臻看她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想要上前去詢問。

然而下一秒,鹿歡就輕輕拉住了賀西周的胳膊。

傅臻動作瞬間凝固。

唐染餘光掃到了這邊的動靜,突然揚了一個聲調:“對了,我和傅臻的婚期已經定下來了,西周,鹿小姐,如果你們有空的話,一起來參加我們的婚禮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