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倒是——

狂喜!

“好強大的毒源。”淩天心頭滿心歡喜,隨著毒皇出手,淩天能看出毒皇之能,乃是混毒,可以說神皇以下強者,隻要觸碰一點。

就是必死局麵。

是不會有任何解毒辦法的。

如此巨毒,正是淩天現在重塑毒源的上上之選:“若能得到毒皇本源,對本座來說,重新凝聚出來的毒源,將是之前威能的數十倍。”

“到時候,怕是能做到真正的秒殺神聖強者!”

“大機緣!”

淩天眼皮狠顫,對他來說,這纔是大機緣啊,想到之前慕容蝶的叮囑,淩天心中倒是有了三分明悟,如此恐怖毒源。

就算是他冒險吸收。

怕是也有隕落風險,如此念頭一閃而逝,淩天心中再次出現的乃是——

擊殺!

得到毒源再想吸收之法,也不是不可以。

此等覺悟,更讓淩天心中充滿期待:“如今看來,我也是冇有其他選擇了。”

定心一瞬。

青懸一蕩,竟是再勾天雷而下,麵對淩天緊湊攻勢,八蛛毒皇心頭也有一層冷氣,眼眸之內, 更起一層寒芒:“不好!”

驚呼刹那。

毒皇低吼,八條蛛腿之上,各自爆出一條蛛絲,看似柔弱蛛絲,在這個時候,卻是有著非同尋常的攻勢,完全不一神皇強者全力一擊。

轟隆!

蛛絲對青懸,刹那驚天狠爆,戰圈中心,掀開了一層恐怖氣浪,隨著氣浪掀開之時,整個雷霆之下,整個密林之內。

唯有厚重煙塵遮擋,圍觀妖獸,竟是難以看見其中局勢,隻能聽到其中不斷傳來陣陣對撞之聲,以及那不斷出現的寒鋒對撞。

大戰!

已入白熱化,竟是打的難解難分,此地大戰,秘境瘋顫,尤其是那升空而起的五大龍柱,更讓所有人內心盪漾難安。

幾乎是全都呆傻的看了過去。

“九龍孽障竟然進入了秘境最核心?”

“這怎麼可能?”

“如此龐大毒障,他豈能這麼簡單就突破了過去?”

“可這五色龍柱,可不能作假啊。”

“該死,必須將訊息傳遞迴去,否則,我們就是武道罪人。”

……

眾人議論之間,紛紛拉下了手中信號彈,可惜哪裡需要他們傳遞訊息,就在無數信號升空之時,在天穹之上早已有數道流光激射而出。

不是彆人,正是黑山秘境之外的幾大神聖強者。

赤虹宗林陽神聖!

天狼門龐氏兄弟!

紫霄宗末平!

萬琴閣乾元琴主!

無相宮俞昂神聖!

天神殿準帝噬靈劍主!

數大強者此刻都朝著戰圈中心而去,尤其是準帝噬靈劍主,心頭怒火滔天不停:“真是該死,今日乃是本座出關第一戰。”

“為了擊殺一個小小的九龍孽障。”

“竟然牽連到瞭如此地步?”

“此子不死,本座心頭怒火難消。”

噬靈劍主從未覺得有今日這般窩火,特彆是麵對淩天的時候,有無數次機會能將淩天擊殺,可又出現了無數次的變故。

此刻!

絕好機會,豈能放棄?

噬靈劍主絕不會眼睜睜看著機會在掌心丟失,殺心爆起刹那,速度更急,直逼戰圈而去,幾大強者臨空之影,林中深處。

玉虛凝眉:“絕路已到啊。”

如此多的強者圍攻,玉虛並不覺得淩天還有什麼機會離開?

彆說活著。

全屍都不可能丟下,武道之內,冇人希望九龍傳人可以活著成長下去,這乃是對天道的藐視。

李秋平!

夏霆!

兩大天驕同樣是齊刷刷的看向了天穹流光,彼此眼中滿是擔憂:“如此攻勢之下,淩天今日怕是必死無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