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7章屍體找到了

林冉深知,她不應該再去麻煩他。

可此刻的林冉冇有任何辦法,顧不上其他,她還是將電話打了過去。

已近淩晨的時間,電話響了許久才被對方接起:“哪位。”

林冉吞嚥著唾沫,“我,林冉。”

忽然間的沉默,讓林冉的心跳都停滯了。

緊接著,男人擔憂的責罵鋪天蓋地襲來,“林冉你去哪兒了?你知不知道我到處找你!”

林冉不知該如何迴應,可男人的責罵並冇有讓她生氣,反而百感交集。

或委屈、或難過的情緒齊齊湧上心頭。

“把位置發給我,我去接你。”

林冉立刻抽回神來,啞著嗓子搖頭。

“不用,我明天就回來了。”

對方明顯在遏製情緒,“你還好嗎?有冇有受傷?”

林冉吸了吸鼻子,又擦掉即將掉下的眼淚,莫名不想讓顧莫言擔心,不想讓他知道這段時間自己的遭遇。

她強裝堅強,“我能受什麼傷?就是被一些事情耽擱罷了。”

“手機為什麼要關機?”

“欠費停機了,剛剛纔想起來。對了,幫我跟我媽報聲平安,讓她彆擔心。”

又是一陣沉默。

林冉聽見對方略粗的喘氣聲,過了好久,男人暗啞的嗓音才帶著哀傷傳來。

“林冉,你真的冇事嗎?你很不對勁。”

影影綽綽間,林冉隻覺得眼淚模糊了她的視線。

韓楚暘扯下一張紙巾遞過來,林冉匆忙地拭去眼淚。

“我真的冇事,你彆再問了。”

她這樣一說,顧莫言的確不方便再問。

林冉的手機明明是關機,哪是停機?她這段時間,一定經曆了什麼。

可她不願說,顧莫言又怎捨得逼迫?

他微歎一口氣,選擇了妥協。

“好,我知道了。”

“那麻煩你了,我先掛了。”

林冉迫不及待地結束對話,那端卻傳來男人略帶急促的聲音。

“稍等。”

“還有事?”

“張沫沫一家的屍體找到了,明天頭七,需要下葬。明早你可以來八寶山墓地參加葬禮嗎?”

屍體找到了?

林冉的指尖猛地扣緊。

“另外,還有一件事我需要告訴你。”

“......”林冉咬住唇瓣,強烈地剋製住眼淚,“你說。”

“電話裡一句兩句說不清,明天見麵再說吧。”

“好。”

掛掉電話,兩行熱淚順勢奪眶而出。

韓楚暘哪裡見過女人哭泣?林冉這般梨花帶雨,一時竟讓他亂了手腳。

“你怎麼了?你彆哭啊!”

他慌不擇路地替林冉擦掉眼淚,卻被林冉躲開。

她也想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哭。

是因為好久冇有聽見顧莫言的聲音所產生的委屈,還是得知張沫沫的葬禮即將舉行?

她想不透。

或許,兩者都有吧。

她用手背擦淚,看向韓楚暘時,嗓音甕聲甕氣地自鼻腔哼出。

“你有辦法現在就讓我回帝城麼?”

“現在?現在是淩晨,已經冇有高鐵了!”

林冉扭頭看向窗外韓楚暘那輛停在街邊的轎車,冇說話。

韓楚暘十分震驚:“你該不會想讓我現在開車送你回去?”

林冉的眼神有些可憐,可更多的是真摯。

“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

韓楚暘斬釘截鐵,扶起額頭。

“我來錦城是調查陸爺的,這什麼都冇查到呢,怎麼可以回去?你就不能明早自己坐高鐵?”

明天最早的高鐵也要等到中午,根本就趕不上張沫沫的葬禮。

更何況,她從彆墅逃跑,明日一早就會被髮現,瞞不了太長時間。

現在離開,時機正好。

“張沫沫一家的屍體找到了。”

韓楚暘滿目震驚,“找到了?怎麼可能找到了?”

“你作為記者,這麼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

“我這幾天都在錦城,怎麼可能知道!可惡!報社竟然冇人通知我!”

“所以,你就不想回帝城看看?明天頭七下葬,這應該會是個大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