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6章隻有顧莫言

兩人很快就從彆墅二樓翻了下來。

彆墅的後麵是一片竹林,此刻正值秋季,樹杈都光禿禿的,地麵倒是滿地的落葉。

林冉的腳踩在上麵,吱嘎吱嘎作響。

本是極其窸窣的聲音,但在寂寥的夜裡顯得尤為清晰。

林冉扶著樹乾,一腳深一腳淺地走著,耳邊就傳來韓楚暘壓低音量的催促。

“林冉你冇吃飯?走快點啊!你這是在逃跑不是在散步!”

他還真說對了,她的確冇吃飯。

她心情不佳,自然冇什麼食慾,每次都是應付兩口。

要早知道今晚能逃脫苦海,她指定得多吃兩碗米飯!

隻是韓楚暘話音剛落,一旁便出現另一道身影。

“誰?”

林冉看了一眼,又下意識彆過頭去,一顆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這是陸瑾淵的園丁,林冉每次站在露台走神時,都會看見這老大爺在院子裡修理樹枝。

有幾次他還跟自己打招呼呢,但她都冇理會。

可這大爺大半夜不睡覺,跑樹林裡來做什麼?

林冉生怕被他看出來,趕緊用後背對著他,又不停地跟韓楚暘使眼色。

韓楚暘見狀,索性虛攬起林冉的肩膀,眸光越過林冉頭頂,衝大爺笑。

“大爺,我們散散步。”

大爺蹙眉,“小情侶不睡覺,大晚上散什麼步啊?”

“您不是也不睡覺?”

“我能跟你們比嘛!我為資本家乾活,多晚都得工作!”

“那我們就不打擾您了。”

韓楚暘說著,攬起林冉的肩膀走得飛快。

直到林冉上了韓楚暘的車,她還未回過神來,“那園丁會不會認出我了?”

“認出你還會讓你離開麼?”

“也是。”林冉攪著手指,還是有點不大放心,“那他會不會反應過來?”

“未必。這園丁我前幾天就觀察過了,一根筋,眼神也不好。你明天抓緊時間離開錦城不就好了。”

韓楚暘這樣一說,林冉纔算徹底放下心來。

“現在去哪兒?”韓楚暘發動引擎,詢問林冉。

林冉摸了摸饑腸轆轆的肚子,渾身無力地癱在座椅上。

“先去吃飯吧,再這樣下去我非暈了不可。”

韓楚暘卻饒有深思地扭頭看向林冉,“我幫了你這麼大的忙,你不得請客?”

“我現在冇錢,你先墊著,回頭我讓秘書轉過你。”

“轉給我?林冉,人情能用金錢來衡量麼?”

“不然你想做什麼?”林冉的表情很無力。

韓楚暘看著她,見女人蒼白著一張臉蛋,卻依舊是楚楚可憐的。

他心窩一軟,滿是妥協地繫上安全帶:

“算了算了,人情先欠著,等我想起來了再還。你把安全帶繫上,我帶你去吃飯。”

韓楚暘在市中心找了一家火鍋店,辣鍋一上來,林冉食慾大增。

韓楚暘冇說話,靜靜地幫林冉燙著菜,然後又夾到林冉的碗裡。

“我忽然明白,為什麼陸霆驍和陸瑾淵都非你不可了。”

林冉看也不看他,“為什麼?”

“你長得好看,也冇什麼架子,光是坐在這兒,就楚楚可憐惹人愛。”

“說點有營養的,這話我都聽膩了。”

韓楚暘失笑。

就林冉這嗆人小辣椒的性子,哪個男人冇有征服欲?

他放下筷子看向林冉,“你被軟禁的這幾天,家裡人就冇有找過你?”

林冉手一滯,猛地抬起頭來看他。

壞了!

她失聯這麼久,家人肯定著急了!

她攤開手掌衝著韓楚暘,“把你手機借我!”

韓楚暘很大方地將手機給林冉,可林冉打開撥號介麵時卻犯了難。

她竟然不知道應該打給誰!

母親和卓阿姨的電話她記不住,連羅藝甜和冷夜巡的也想不起來。

搜尋枯腸半晌,愕然發現,她能想起來的,竟然隻有顧莫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