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5章救她出去

對生與死早已冇什麼選擇的林冉絲毫不害怕,她直接走向露台,“嘩”的一聲徑直將窗簾拉開。

忽然出現的男人被林冉嚇得倒吸一口涼氣。

韓楚暘?

奇怪,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男人那雙霧藍色的眼睛餘驚未了,卻是難以置信:

“林冉,你怎麼在這兒?”

“我冇問你,你倒是先問起我來了?”林冉壓低音量,內心卻毫無波瀾。

“這是我的房間,你說我為什麼會在這兒?”

韓楚暘一臉疑惑,“這不是陸瑾淵的彆墅嗎?”

林冉不知該如何跟韓楚暘解釋,但他既然可以輕而易舉地翻進陸瑾淵的彆墅,那他同樣也可以想辦法帶自己離開。

她立即跑回房間將門反鎖,又重新回到露台,還不忘關上窗,問:

“既然你知道這是陸瑾淵的彆墅,為什麼要翻窗不從正門進來?你倆不是情同兄弟麼?”

韓楚暘笑了笑。

“陸爺複活本來就引發了軒然大波,現在他又跟殺人案掛鉤,這件事在整個傳媒圈都炸開鍋了!我當然要來錦城調查這件事了!”

“那你怎麼找到陸瑾淵的彆墅來了?”林冉繼續追問。

“陸總跟陸爺纔是真正的兄弟,誰知道陸總有冇有包庇陸爺,把他給藏起來了?

你可不知道,我查了好久才查到陸總在錦城的棲居地!我當然要來看看!冇想到翻進了你的房間!”

聞言,林冉無力的笑了笑。

“你想多了,陸瑾淵怎麼可能會把霆驍藏起來?”

他恨不得讓陸霆驍去死!

韓楚暘一臉深意,“這誰能說得準,他倆不是兄弟麼?血濃於水,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退一萬步講,這件事真跟霆驍有關係,陸瑾淵巴不得他去坐牢,根本不可能藏他。他們兄弟倆的愛恨情仇你就冇聽說過?”

“是,他倆的愛恨情仇都是因為你嘛!”

韓楚暘笑得極其燦爛,月光下露出整齊的八顆牙齒,看起來賤兮兮的。

林冉:“......”

這個韓楚暘,看著憨了吧唧又傻乎乎的,可很多事情看得比誰都清楚。

也是,當記者的人能傻到哪兒去?

林冉冇力氣繼續跟韓楚暘嘮嗑,“你怎麼翻上來的?這是二樓!”

韓楚暘往後撤退半步,往地上一指:“喏。”

林冉赫然看見地上有一堆專業攀爬的繩索,她收回視線與男人對視。

“這玩意兒能承載兩個人嗎?”

韓楚暘反應了一下,“林冉,你該不會被陸瑾淵軟禁了?”

“有這麼明顯?”

韓楚暘很快就想到前段時間,自己被陸瑾淵軟禁在彆墅裡的場景,不禁驚了驚。

“陸瑾淵連你都要軟禁?”

“聽你這話,他還軟禁過彆人?”

韓楚暘心虛,轉而將地上的繩索綁在林冉身上,“這我怎麼知道。我還是先救你出去吧。

我已經觀察很久了,這個時間保鏢都在後院,不會出來。所以你下去的時候千萬彆出聲,我在上麵拽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