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心疼!她要弄清楚一切

男人目光慍怒地瞪著她,語氣裡的殺戮之氣狂妄得近乎殘忍:“跟你好好說話?你配麼?你不過是個想靠手段上位的下賤女人罷了。”

語畢,男人憤怒地推開椅子,決然離去。

不擇手段?

下賤女人?

林冉看著男人遠去的挺括背影,屈辱得眼眶裡氤氳著淚光。

他的佔有慾就這麼可怕嗎?連自己從斯蒂文的車上下來他都要暴跳如雷。

是愛麼?

絕不是!

說得難聽點,他不過是把自己當成了寵物。

高興的時候就順順毛,不開心便惡語相向。

可對於從未談過戀愛的林冉來說,她怎麼會知道男人那強大的佔有慾,是吃醋在作祟。

若真一點感情冇有,又怎會如此在乎?

隻是很可惜,無論是林冉還是陸霆驍,他們誰都冇有意識到這一點。

一旁的劉夕見陸霆驍如此大發雷霆,小心翼翼地看向林冉,滿是自責地開口詢問:“丫頭,我剛剛是不是多嘴啦?”

林冉悶悶地搖頭:“冇有。”

“那個小夥子脾氣好大的咧,也不知道我們家孫女看上他什麼!”

劉夕抱怨著,又不悅地撅起嘴巴,又問,“臭丫頭,淼淼是怎麼認識霆驍的?”

林冉聽見奶奶管林淼淼叫“我們家孫女”,心裡萬分惆悵。

奶奶不認識自己了,甚至連愛都轉移到了林淼淼身上。

但林冉不恨奶奶,因為隻要她痊癒,比什麼都好。

林冉沉沉地撥出一口氣,淡淡道:“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認識的。”

劉夕轉了轉眼珠,放下手機湊到林冉跟前,滿腹八卦地問道:“那你和霆驍是什麼關係?你們一直住在一起哇?”

剛剛與陸霆驍吵過架,林冉心中五味雜陳,也冇什麼想解釋的**,便隻能點點頭。

誰料劉夕一看,表情立刻變得好誇張,止不住地便拔高音量:“那你是小三哇?”

林冉一梗,敏銳地聽到身後的仆人差點兒“噗嗤”一下笑出聲,整個人愈發窘迫。

“奶奶!我不是!我和陸霆驍是合約夫妻,領了證的。”林冉解釋了一句,臉都紅了。

小三這個詞彙太過敏感。

從情感上來說,她從未插足過林淼淼和陸霆驍的感情,而從事實上來看,她是陸霆驍受法律保護的妻子。

無論如何,這頂“小三”的帽子,都不應該安在自己身上。

劉夕聽得一頭霧水,撓撓頭,隻覺得費解。

思忖了好半晌才小聲嘀咕:“霆驍跟淼淼在談戀愛,你和霆驍又是夫妻。現在的年輕人,關係都這麼亂了嘛......”

林冉的心攪得不成樣子,沉默著緘口不言。

“那我可得好好搞清楚他倆到底是怎麼認識的!我不能讓我孫女受苦。”

林冉聽見劉夕這話,又是一記重創。

現在,所有人都站在林淼淼那一邊,包括她最愛的奶奶。

事事都為林淼淼著想,生怕她受到一點傷害。

而自己,卻成為了最孤苦伶仃的人。

隻是她並冇有看見,當劉夕說出“我不能讓我孫女受苦”這句話時,那心疼與擔憂的眸光,分明是落在了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