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8章你們是不是在一起了呀

陸瑾淵眼神的變化微不可查,卻還是被軒軒和顧莫言捕捉到了。

軒軒找準時機故意發問:“瑾淵伯伯,你為什麼要瞪顧小冉?”

林冉下意識就迎上他的視線,不解。

顧小冉剛剛的恐懼來自於陸瑾淵?

為什麼?

他們應該從未見過吧?

被人當眾質疑,陸瑾淵卻臉不紅心不跳,毫無破綻。

他徑直朝顧莫言和顧小冉的方向走去,先是與男人打過招呼,繼而微俯下身子,將視線與顧小冉持平。

“你叫顧小冉?抱歉小冉,叔叔是近視眼,有時眼睛會不自覺瞪大。是不是嚇到你了?”

顧小冉吞嚥著唾沫,看著眼前的男人溫柔得要命,可對她而言,卻滿是威脅。

他的溫柔全都是假象,他上學期還綁架過自己,威脅她不許透露半點風聲給媽咪!

剛剛她朝媽咪跑過去,他肯定是在警告自己的!

顧小冉緊緊地攥著顧莫言的褲管,男人感受到女兒的緊張,索性將她攬進懷裡。

“孩子認生,抱歉。”

他的語氣不卑不亢,戴著口罩的臉也冇任何情緒。

陸瑾淵直立起腰身,同顧莫言微笑,“沒關係,該說抱歉的是我,畢竟,是我嚇到了她。”

語畢,他轉過身去,又對林冉說:

“我去禮堂準備,稍後需要上台致辭。如果你不願讓彆人知道我們的關係,我不會說出投資幼兒園的原因。”

話雖然這樣說,可顧莫言卻什麼都明白了。

陸瑾淵和林冉的關係......是什麼關係?

戀人?

應該是吧。

畢竟,陸瑾淵不會無緣無故投資幼兒園。

不是因為林冉,又是因為什麼呢?

他垂下眼瞼,心煩意亂地將煙放入嘴裡,來不及點燃,卻被林冉伸手搶過。

“學校禁止吸菸,想什麼呢?”

顧莫言微微一愣,深邃晦暗的眸子落在林冉的臉上,掩飾起自己的情緒。

他好像真的栽林冉手裡了。

他似乎很享受女人管他時的樣子,像極了一對夫妻。

哪怕他知道,這一切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他自嘲地點點頭,卻甘之如飴地迴應:

“好,我不抽。”

林冉不禁也露出笑意,無奈地將香菸歸還。

顧莫言剛剛接過,一個小女孩便拿著點心匣子出現:

“小冉,軒軒,我給你們帶了媽媽做的桃酥!還有大豪,你也來吃吧!”

林冉垂眸,就看見一個燙著細小捲髮的精緻小人出現在眾人的眼裡。

張沫沫!

那個在大巴車上給自己和顧莫言算塔羅牌的女孩子。

因為長得太過精緻,林冉一下就記住了她。

大豪和顧小冉一看見桃酥,眼睛立刻亮起來,紛紛伸手拿起一片,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軒軒則雙手插兜地站在一旁,擺出酷酷的姿勢,似乎很有偶像包袱。

張沫沫看看林冉,又轉過頭來看顧莫言。

“軒軒媽媽,小冉爸爸,我的塔羅牌算得冇錯,你們是不是在一起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