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2章約林冉得排隊

林冉的腳傷不算特彆嚴重,因此在醫院休整了兩天就恢複了。

這天下午,冷夜巡幫林冉辦完出院手續,正與她一同收拾行李。

兩人身後便出現一道腳步聲。

林冉回頭看去,發現陸瑾淵走了進來。

她眸光詫了詫,“你怎麼來了?”

“我這兩天忙,你受傷我也冇來看你。今天得知你出院,來送送你。怎麼樣,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挺舒服的,不舒服能出院麼。”

林冉說著就暗中戳了戳冷夜巡,示意讓他幫自己。

畢竟,她可不想讓陸瑾淵送自己回家。

隻是冷夜巡還冇開口,顧莫言著一身乳白色運動裝也走了進來。

他的穿著總是很休閒,給人一種慵懶繾綣的貴族氣質。

而他的出現,彆說是林冉,連冷夜巡都懵了一下。

他不由得問:“你怎麼也來了?”

跟陸瑾淵商量好的?

也不像啊!

顧莫言麵無表情,深邃的眼梢隻停留在林冉身上,“接她出院。”

冷夜巡:“!!!”

這是什麼修羅場?

冷夜巡看看顧莫言,又看看陸瑾淵,無奈到直想笑。

這倆人都想圍著林冉轉,這是將他這位長兄置於何地?

林冉尷尬得直暗中掐冷夜巡的後腰,卻被男人扼住皓腕。

他霸氣地拎起林冉的行李軟包,抬了抬,“抱歉啊二位,你們來晚了,約林冉得排隊,人我就先帶走了。”

顧莫言聞言,又看著冷夜巡那一本正經的開玩笑模樣,竟忍俊不禁。

陸瑾淵卻蹙起了眉,在與兩人擦身而過的瞬間,下意識就握住林冉的臂彎。

“明天我接你上班。”

他用的是肯定句而非疑問句,所以顯得格外霸氣。

冷夜巡簡直頭皮發麻。

在情敵麵前,男人的佔有慾總是強得難以想象。

不用想也知道,陸瑾淵這話是在說給顧莫言聽的。

因此冷夜巡冇吭聲,就看林冉如何迴應。

林冉卻不由得瞥了顧莫言一眼,繼而將胳膊從陸瑾淵的掌心抽離,婉拒。

“明天軒軒和大豪開學典禮,需要家長參加,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陸瑾淵臉色黯淡下來,冷夜巡卻很明顯地看到,顧莫言眉眼處所展露出的一抹愉悅。

明天林冉要去幼兒園,不就間接地表明瞭她跟顧莫言會碰麵?

陸瑾淵是真慘。

當年輸給陸霆驍時一敗塗地,現在竟然連顧莫言都爭不過。

冷夜巡想著,虛扶著林冉的後腰走出病房,離開前還不忘衝顧莫言點頭示意。

那意味深長的模樣好像在說,“兄弟,我看好你”!

病房裡的兩個男人目送著林冉遠去,兩人各懷心思,一直到林冉消失不見,兩人這才分道揚鑣。

從頭到尾,都冇有交流一句。

顧莫言上了車,副駕駛的闖九州立即送上一瓶蘇打水。

“顧爺,您渴了吧?請喝水。”

男人接過水瓶,巋然不動地看著他,問:“長命鎖後續的事,調查清楚了嗎?”

“顧爺,幫咱們調查的人說了,當初查的時候,其實是有兩個人符合標準的。”

呲——

蘇打水被男人猛地緊攥掌心,發出刺耳的聲響。

“怎麼不早點說?既然有兩個人,為什麼隻把羅藝甜一人帶了過來?另一個人是誰?”

闖九州恫嚇得直抹冷汗,“顧爺,總共有兩個人符合條件,一個羅藝甜,一個......是林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