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7章馬上過去!

“你們不怕死就去!我讓你們離開帝城是為你們好!彆不識抬舉!”

許淺淺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女人們止住腳步,麵麵相覷。

這許淺淺怎麼不吃這一套?

其中一名女人定了定神,很快就反應過來:

“你錯了許小姐,是我們為你好。昨晚我們已經找律師谘詢過了,去資堂彩鬨事我們完全受你指示。

所以就算我們真的被告,也不用履行法律責任,罪加一等的人是你!

所以你可想好了,到底是花錢買安心,還是省錢求自爆?”

許淺淺暗地裡攥緊拳頭,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竟然會被這些下流社會的畜生拿捏!

可惡!

可好漢不吃眼前虧!小不忍則亂大謀!

她精心準備的這一切,決不能被這些雜碎破壞。

終於,她拿出了手機,“要多少?”

“一百萬!”

許淺淺數了數人頭,總共五個人,“一人二十萬。”

女人糾正,“是一個人,一百萬。”

“你怎麼不去搶?”

女人不說話,隻晃了晃手中的收款碼。

許淺淺氣得肺泡都要炸了,“貪心不足蛇吞象。”

她怒罵了一句,卻還是逐一將錢轉了過去。

殊不知這一幕,正好被前來探望林冉的羅藝甜撞見。

她早已拿出手機,將這一幕錄了下來。

——

與此同時,病房內。

單獨麵對彼此,顧莫言和林冉都覺得分外尷尬。

顧莫言知道自己的追求給林冉造成了困擾,所以每次麵對她時都特彆隱忍。

他想像一名普通朋友似的麵對林冉,可每次看見她時,心中的情緒都會潰不成軍。

可仔細一想,林冉的心裡早就住了一個他替代不了的陸霆驍。

哪怕他早已離世,卻依舊還有陸瑾淵。

無論如何,他都不是林冉的第一選擇。

所以他的不打擾,是唯一能給林冉的溫柔。

他明顯感到林冉的不自在,便想給許淺淺打個電話詢問進展。

可手機還未拿出來,許淺淺卻直接闖了進來。

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蒼白的小臉流下大顆大顆的汗滴,而一襲白裙甚至帶著臟漬。

再往下看,顧莫言便看見她破掉的膝蓋沾染著血跡。

林冉緊張起來:“淺淺,你怎麼了?”

許淺淺喘得撫住胸口,“冉姐,莫言,那幾個女人跑掉了!我冇追上,還摔了一跤!莫言,你快找人去追啊!”

冇有任何遲疑,顧莫言疾步走了出去。

彼時,闖九州的微信也發了過來:

【顧爺,我已率領保鏢到達醫院樓下。】

來得正好!

男人一走,林冉立即讓許淺淺坐過來。

“冉姐抱歉,是我不好,冇有追上她們。”

許淺淺很自責,說著說著就想哭。

林冉眼睛裡滿是心疼:“跟你沒關係。我先給你上藥,可能會有點疼,你先忍一忍。”

林冉話音剛落,羅藝甜的微信就發了過來:【現在許淺淺在不在你的病房?】

林冉快速回:【在,怎麼了?】

羅藝甜:【等著!我馬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