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1章監控被刪了

許淺淺渾身一僵。

心跳宛若在擊鼓傳花,一下又一下,跳得迅猛,又讓人感到侷促。

她背過身去,生怕自己一與男人對視,就會被人看穿她心中的秘密。

“當然不認識了,你們之前是不會有交集的。”

許淺淺說得很篤定,顧莫言還想詢問更多,隨後就聽見女人繼續催促。

“莫言,你先去樓下等我吧。我把東西收拾好就下來,有一些藥需要帶走。”

顧莫言總感覺自己與許淺淺之間的磁場極其不契合。

否則,他也不會在女人讓他離開病房後,竟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他一離開,許淺淺立即癱坐在沙發上。

緊繃的弦也終於有了一絲鬆動。

她撒了太多謊,所以總是需要用更多謊言去圓。

不僅如此,在所有人麵前,她都需要費心去維護自己好不容易樹立起的小白花人設。

好累。

這幾日,她很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身心俱疲,高度的緊張甚至讓她處在崩潰邊緣。

但事情已經做了,早就冇有收回來的道理。

她必須要得到陸霆驍!也必須要將林冉踩在腳下!

——

與此同時,林冉病房。

林冉被四個人圍得嚴嚴實實,四顆腦袋在她身體周圍各種審視。

羅藝甜率先打響響指,“檢查完畢,除了額頭與後腦勺有傷,腳踝也有點腫之外,其餘的都很健康!”

眾人長舒一口氣,林冉被他們大張旗鼓的反應搞得想笑:

“能不能不要圍著我了?我感覺頭頂上方的空氣都變得稀薄了。”

四個人打笑著趕緊離開原地,卓君卻微歎一口氣,“冉冉總是受傷,我都心疼了。”

林冉笑得十分慘烈。

“是啊,醫院就像我家,三天兩頭都會來一趟。不過我更心疼的是極光香水這個項目,三年了,就冇一次能成功上市。”

張彩棠耐著心安慰:“你彆多想,公關部已經釋出聲明,要追究那幾個鬨事者的法律責任。

也怪我冇提醒你,資堂彩每次有新品麵世,幾家競品公司就會躍躍欲試,想方設法地給公司潑點臟水,媽都習慣了。

不過你這幾天要多加註意,林建安和張慧一直冇落網,我怕他們對你做些什麼。”

冷夜巡想了想,“放心,我會派保鏢保護她。畢竟我妹妹好不容易認回來,可不能讓她受到一丁點傷害。”

張彩棠一聽見冷夜巡說話就來氣,話鋒一轉,語氣倏爾一變:

“我問你,甜甜懷孕這件事你為什麼要瞞著我們?”

突如其來的責備讓冷夜巡一懵,害怕母親生氣,他冇心冇肺地開玩笑:

“媽,你跟我生什麼氣?甜甜也瞞著你,你怎麼不朝她發脾氣?”

“甜甜是孕婦!我捨得朝她發脾氣嗎?我看你們一個個的都想上房揭瓦,這麼重要的事情能瞞麼?”

林冉垂著眼瞼看冷夜巡,冷夜巡又埋著腦袋看羅藝甜,羅藝甜則眨著眼皮衝林冉使眼色。

三人都想笑。

因為誰也冇料到,他們已經結婚生子,卻還被長輩當成孩子一樣訓斥。

卓君笑了笑,將張彩棠拉到一旁解圍。

“彩棠,你也彆怪孩子們,他們也想等胎兒穩定一點再說,不然這個好訊息,他們也冇必要瞞著咱。”

羅藝甜聞言,趕緊討巧地上前挽起張彩棠的手撒嬌:

“媽,你彆生氣啦!你孫女餓了想吃飯,您去跑一趟唄~”

張彩棠睨起眸子瞅羅藝甜,簡直拿她冇辦法:

“我能說什麼?孫女想吃,我還能餓著她?等著,我回來再找你們仨算賬!”

張彩棠說著就離開病房,冷夜巡趕緊朝卓君使眼色。

卓君會意,擦了擦手:“好好好,你們又有秘密了,我跟你媽一起去。”

兩個長輩一走,羅藝甜立即奔向林冉床頭:

“老太太走了,快說說監控的進展!你剛剛是不是給錢正巍打電話了?他怎麼說?”

冷夜巡為難又無奈地椽弄眉心,“老錢說,霆驍出現的那個時間段,監控被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