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厭惡!編排林冉的不是

與此同時,陸氏集團。

林淼淼拎著愛馬仕包包,著一條黑色抹胸緊身裙,扭著腰肢嫋嫋娜娜地出現在總裁辦。

她今天是來給林冉下馬威的,畢竟經過昨天那一遭,她料想到陸霆驍一定會對林冉產生厭惡。

而反觀自己,她昨晚演得那麼栩栩如生,對劉夕身體的擔憂與孝順那是體現得淋漓儘致,霆驍哥無論如何都應該高看她一眼。

辦公室並無其他人,陸霆驍正矜貴地坐在沙發上,一份檔案放在他交疊的雙腿上,他正麵無表情地審閱著。

林淼淼像是抓住了機會,立刻上前坐在陸霆驍身邊。

“霆驍哥,昨天你為奶奶忙碌了那麼久,肯定累了吧?我幫你按摩一下。”

說著,纖纖皓腕立刻握住了男人的肩膀,溫柔又彆有深意地揉搓著。

陸霆驍後背微僵,不悅地合上檔案。

他不著痕跡的躲開林淼淼的碰觸,俊臉一沉直接起身,站在落地窗前點燃一支香菸抽起來。

剛纔保鏢打來電話彙報,說林冉去醫院把老太太接回了莊園,還對著仆人囑咐了好多話才離開。

這女人,倒是對老太太的事情挺上心。

若真像她說的,她不過是想搶走林淼淼身邊的親人而已,那林冉其實根本不需要將事情做得這麼細緻。

難道,這又是她假惺惺的表演,渴望在自己這兒博得好感?

陸霆驍越想越心煩意亂,抬腕看了眼時間,已是下午。

這女人也該來公司了吧?

竟然又曠工!

去哪兒了?

陸霆驍煩躁地吐出一口菸圈,身旁卻忽然出現兩條纖細的胳膊,輕輕將他從後抱住。

“霆驍哥,淼淼想你。”

感受到女人似乎正在蹭他後背,男人的呼吸驟然變得逼仄而猙獰。

他撣了撣菸灰,“鬆開。”

男人口吻平淡,卻帶著令人窒息的壓抑與疏離。

林淼淼動作一滯,心不甘情不願地鬆開胳膊,就聽見男人繼續發問:“林冉帶你奶奶出院的時候,跟你說了嗎?”

林冉?

怎麼又是林冉!

都這個時候了,霆驍哥怎麼還想著那個賤人?

林淼淼想著就火大,口無遮攔地說:“林冉怎麼會跟我說,當初她一聲不吭地把奶奶偷偷帶走,讓我們找了那麼多年。

霆驍哥,奶奶變成現在這樣都是拜林冉所賜。若不是她把奶奶藏起來,導致奶奶病情惡化,奶奶也不用遭那麼多罪。

現在奶奶終於痊癒,可是卻失憶了。哎~霆驍哥,我心疼啊......”

林淼淼說完,還象征性地抹了抹眼睛,帶著哭腔哼唧著。

陸霆驍見她如此表現,冇有心軟,隻有厭惡。

他最討厭背後嚼舌根的女人,上不了檯麵,像極了道德敗壞的小人。

“你和我在一起,除了編排林冉的不是,是不是冇有其他事情可乾了?”

林淼淼僵著臉,支支吾吾地解釋:“我這不是......這不是怕你上當受騙嘛。而且現在奶奶和林冉住在一起,我怕林冉欺負奶奶。”

男人的眼神幽黑而陰鷙,“既然你這麼關心奶奶,為何今天冇主動接她出院?口頭上的擔心並不能稱之為擔心。”

林淼淼啞口無言,轉了轉眼眸,轉而一臉討巧地趁機道:“那我明天去莊園看奶奶,好不好?霆驍哥,你會讓我去的吧?”

“隨你。”

林淼淼聽聞,整個人都開始欣喜若狂。

明天是週六,林冉那賤人絕不會上班。

所以,她一定要和霆驍哥待一整天,當著那賤人的麵好好秀恩愛。

她一定要讓那賤人知道,霆驍哥,是她的男人!

林淼淼並未在總裁辦待很久,人就被陸霆驍給趕了出去。

她剛離開不久,張慧的電話便打了過來,“淼淼,你把陸爺拿下了嗎?”

“媽!霆驍哥根本就不肯碰我!”

林淼淼氣得直跺腳,可轉而想到明日的約會,她話鋒一轉,露出嬌俏的笑意,“不過,明天霆驍哥允許讓我去莊園看老太婆。”

張慧一聽,喜上眉梢:“淼淼,這可是個好機會,你得把握住!”

“媽,莊園那麼多人,他明天如果還不肯碰我怎麼辦?”

“那就得用藥了!”

張慧眼裡露出陰狠的光,“老太太雖然失憶,但我們決不能掉以輕心。你一定要儘快懷上陸霆驍的孩子,母憑子貴,到時候誰都動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