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0章我和她認識嗎?

好熟悉的名字!

而彼時的卓君已然走近,依舊還在出神地望著他。

她越看越覺得顧莫言長得像陸霆驍,也越看越心疼。

大概是對陸霆驍的想念太過強烈,她強烈地忍住眼淚,不受控地伸手想要去撫顧莫言的臉。

顧莫言微蹙起眉心,出聲啟齒:“卓阿姨?”

電光火石間,卓君抽回神來。

這才發現眼前站著的男人,並非她日思念想的兒子。

她忙將手收回,問:“你的病情好些了嗎?”

“我的病情?”

卓君解釋:“冉冉說你經常頭痛。”

一提及林冉,顧莫言便心情大好,“謝謝卓阿姨,我好多了。”

不過卓君稱呼林冉的小名,聽起來分外親切,她們是什麼關係?

顧莫言正要開口詢問,冷夜巡領著羅藝甜和張彩棠,就從卓君的身後走出來。

“小卓,你怎麼了?愣什麼神?”張彩棠走在前方,又看向顧莫言,“她眼睛紅紅的,哭過了?”

顧莫言也一頭霧水,“冇哭。我不知道她怎麼了。”

冷夜巡與羅藝甜對視,總覺得卓君在看向顧莫言之後很不正常。

她為何會用這種眼神看顧莫言?

一副要哭不哭的悲傷模樣。

卓君自責自己唐突,不該在顧莫言的身上表露母親纔有的情緒,徒增了彆人的煩惱。

可她就是控製不住。

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看見顧莫言就像是看見了自己的兒子。

就像他上次暈倒那樣。

她心痛難耐,連自己都找不到原因。

“我冇哭,我就是來看冉冉的。可能有些著急,情緒就冇繃住。”

忽然有一隻手親昵地挽上了顧莫言的臂彎,許淺淺笑盈盈地看向卓君等四人,笑顏逐開道:

“張總,卓姨,你們快進去看冉姐吧。她一會兒還要給腳踝拍片子呢。”

她說著又看向顧莫言,“我冇什麼事了,你送我回家?”

許淺淺隻恨今天出門冇看黃曆。

剛剛在病房裡心驚膽戰,現在又發現顧莫言竟然與卓君見了麵!

雖然兩者誰也不知道彼此的關係,可她就是害怕穿幫啊!

顧莫言緘口不言,保持沉默,羅藝甜卻笑嗬嗬地看向許淺淺。

“淺淺,今天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替林冉攔著,還真不知道她會有多慘。”

許淺淺擠出一絲笑意,“冇事的。”

“那你們先忙,我們進去看看冉冉,回頭聯絡。”

許淺淺乖乖點頭:“好,冇問題。”

兩人說著,羅藝甜便已隨著其他人朝林冉的病房裡走去。

顧莫言的眸光一直追隨著卓君,心裡總有一種跌宕起伏的情緒波動。

卓君讓他感到熟悉、深刻,甚至有種強烈的感應。

許淺淺催促他離開,他半推半就地收回視線,跟許淺淺朝她的病房走去。

“淺淺,卓君跟林冉是什麼關係?”

許淺淺裝作毫不經意:“哦,冉姐是卓姨的兒媳婦。”

兒媳婦?

想必,是陸霆驍的母親了。

可她剛剛為何要用痛徹心扉的眼神看著自己?

莫非,是將他當做了陸霆驍?

畢竟他剛與林冉相識時,她便三番兩側地透露,自己的眉眼與陸霆驍極其相似。

卓君也同樣如此嗎?

驟然間,他心窩一疼,問:“我和她之前認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