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3章處理乾淨點

陸瑾淵手一滯,墨瞳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記者毫不避諱地迎上男人的視線,似乎想從對方的臉上捕捉到一絲倉皇的情緒。

可惜。

陸瑾淵的表情並未他想象中的那般猝急,唇角反而勾起一抹笑,表情裡帶著像是捕捉獵物時的玩味。

兩人都麵含笑意,卻又笑裡藏刀。

陸瑾淵看著他,問:“早上的那篇報道,是你寫的?”

記者點頭,又十分不見外地站起身子,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具為自己甄滿一杯茶。

“嗯,是我寫的。”他悶頭喝茶,卻並不看陸瑾淵,“就當是我......送給陸總的出院禮物吧。”

陸瑾淵饒有深思地點點頭,勾起的唇角竟然是愉悅的。

他起身按動遙控器,密不透風的窗簾便徐徐合攏。

音響調到最大,此刻正播放著《克羅地亞狂想曲》。

記者回過頭來,對上陸瑾淵那雙殺意四起的眼,而耳邊音樂急促迅猛的節奏更是如鼓點般,雷擊著他的心。

一曲終了。

陸瑾淵慵懶閒適地動了動脖,隨即拿出手機撥打了小錢的電話:

“找人來醫院處理下,儘快。”

咖啡廳裡的小錢一愣,眼神閃過一絲暗芒,掀開眼皮時又迅速地恢複了淡定。

“好,我知道了。”

她掛了電話,不動聲色地對林冉說:

“林小姐,陸總的采訪已經結束,你在這裡等他,我去醫院處理一下。”

另一端。

陸瑾淵收起手機,扭頭看了一眼角落裡被五花大綁,表情卻從容淡定的記者。

他雙手插兜,戲謔而又玩味的視線落在記者身上,似在威脅,又似在警告。

繼而,他轉身,闊步走了出去。

他與小錢在門診大廳擦肩而時,將音量壓低,語氣裡也毫無情緒。

“把他帶去彆墅的監禁室,留活口,處理得乾淨點。”

小錢並未多問,恭敬的應答:

“是!”

陸瑾淵頷首,骨節分明的五指慵懶閒適地整理著袖口,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權勢滔天的氣勢。

他推開咖啡廳的大門,進去的一瞬間,原本冰冷沉寒的臉刹那間麵帶柔意。

他走向林冉,卻並未落座,隻微俯著身子撐向桌麵,拉近了與女人之間的距離。

“久等了。”

突如其來的聲響嚇了林冉一下,“你走路都冇有聲音的?嚇我一跳。”

陸瑾淵伸手撫向林冉的臉,“抱歉,想給你一個驚喜。”

林冉卻彆過臉去,男人的手頃刻間淩空,“你忙完了?”

陸瑾淵不尷不尬地收回手,點頭:“嗯,送我回家?”

林冉又是一愣。

她隻是想在陸瑾淵出院時來看看他,並不想與他有過多糾纏。

她不願送他回家。

“你不是有車?”

“我和記者聊得挺開心,所以車子留給小錢,送他回公司。”

林冉默了默,隻能妥協地站起身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