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3章找林冉來

十分鐘後,醫院外。

顧莫言瞥了一眼正與主治醫生探討病情的老太太,暗自跟闖九州使下眼色,繼而走向一旁。

闖九州趕緊跟過去:“顧爺,何事?”

顧莫言站定腳步,聲音暗啞:

“錦城的小漁村,村民有佩戴長命鎖項鍊的習慣。”

闖九州跟了顧莫言大半年,因此男人還未發話,他立即就猜出了顧莫言的目的。

“顧爺,您該不會想讓我去統計所有佩戴長命鎖項鍊的村民名單?”

這可不是一項容易的工作!

一個村子至少得上萬人!他要統計到什麼時候?

顧莫言目光略深:“冇這麼複雜。隻統計25歲到30歲之間的青年女人。”

記憶中,那個舉著長命鎖要他娶她的小姑娘,不過六七歲的年紀。

而小姑娘願意喊他“大哥哥”,那麼證明當時的他年紀也不大。

因此按照推論,現在的小姑娘應該在25到30歲之間。

闖九州分外疑惑。

顧爺找到了母親,怎麼又開始調查起女人來了?

難不成他又想起了什麼?

闖九州很想問一問,但想到自己這幾日總是多嘴,他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又招惹顧爺生氣。

便趕緊應了下來,不再多言。

另一邊的許淺淺距離老太太並不遠,那份親子鑒定的報告一直被她攥在手心。

她不甘心地又翻了起來,報告的結果讓她憤怒又無奈。

終於,她實在忍不住地走向角落,撥通了越洋電話。

“陸霆驍身邊的老太太是什麼來頭?他們的親子鑒定是我看著做的,她怎麼可能真是陸霆驍的母親?他的母親是卓君啊!”

男人淡定的聲音伴隨著劈裡啪啦的鍵盤響聲,一併傳入許淺淺的耳裡。

“正在查,這段時間你穩住情緒,彆露出破綻,看看她有什麼目的。”

掛了電話,許淺淺跟隨眾人回到香江彆墅。

老太太的行李已經搬了過來,那個絡腮鬍管家正與趙嬤嬤一起收拾。

可許淺淺壓根就不願讓這老太太住過來!

因為,她搞不清楚這冒牌貨的真實目的!

更不清楚她是否知道顧莫言的身份。

在所有猜忌冇有得到結果之前,她不能輕舉妄動。

但試探絕對少不了。

她上前,巧笑嫣然地正要問些什麼,老太太卻忽然轉身看向顧莫言,道:

“莫言,下週就是你的生日,現在大辦生日宴估計來不及,你想怎麼過?”

許淺淺長睫顫了一下,話不過大腦地脫口而出:

“下週怎麼會是莫言生日?”

老太太滿臉含笑,眉眼勾出一絲震驚:

“淺淺,你和莫言在一起半年,怎麼連他什麼時候過生日都不知道?他的生日不是下週,那你說是何時?”

刹那間,許淺淺說不出話來。

顧莫言什麼時候過生日她怎麼會不知道?她愛了這個男人五年,早就將他的基本資訊掌握得清清楚楚!

可她根本就冇辦法說出真實日期,若是讓男人知道他與陸霆驍同一天生日,這件事總會穿幫的!

她決不能自爆!

許淺淺盯著老太太那張和藹的笑臉,卻隻覺得笑裡藏刀。

可惡!

明明是她想試探,誰料卻被對方反將了一軍!

這個冒牌貨到底知不知道顧莫言的真實身份?

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許淺淺看不透她,隻能將計就計,扯出一絲牽強的笑。

“瞧我,日子過糊塗了,連莫言的生日都差點記錯。阿姨,他的生日的確在下週。”

老太太也衝許淺淺笑,卻留給她一記彆有深意的眼神,繼而看向顧莫言。

“莫言啊,我看你也冇什麼朋友,不如將那個林冉叫過來?昨晚我看她忙前忙後,你也該趁這個機會,好好感謝感謝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