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9章隻有一間房

村口有一家民宿,顧莫言來之前就注意到了。

林冉卻渾身抵抗,不停地掙紮想要將手抽出去。

可女人的力氣怎敵男人?她隻能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後,連連道:

“顧莫言你放開我!有些事情是不能強迫的!”

她怕勾起男人的獸心,根本就不敢將話說得太過直白。

誰料男人卻在前方牽著她,扭過頭來展露一記愉悅的笑。

明明是很正常的笑意,可林冉卻偏偏覺得這男人要吃了她似的!

在半推半就中,兩人終於到達村口的民宿。

有一個年輕的小姑娘穿著校服,似乎剛放學,年紀也不到,應該在上中學。

“二位住宿嗎?”

男人言簡意賅,“住!”

說著,他已經鬆開了林冉的手。

林冉趁機就要跑,緊接著就聽見男人低啞的嗓音傳來:“兩間房。”

唔?

兩間房?

原來他口中的“開房”是這個意思!她還以為......

既然是一人一間房,她還是可以接受的。

於是她又尷尬地折返而歸,冇好氣地瞪圓眼睛看著他:“原來你是這個意思。”

男人眉眼一彎,充滿了笑意,故意逗她:“不然你覺得我什麼意思?”

林冉一梗,心裡堵得慌。

他自己所表露出來的意思,他本人難道還不清楚嗎?

關鍵時刻跟她裝傻!

煩透了!

害羞加侷促讓林冉眉眼極低,根本不敢與他對視。

又心裡委屈,隻能小聲嘟噥埋怨:“你說話惹人誤會,還是把嘴巴閉上好了。”

顧莫言漫不經心地揚起笑臉。

女人此刻的狀態特彆像受了驚的小白兔,惶恐不安,卻因被獵人拿捏手心,不得不表現出違心的溫順與馴良。

這女人,竟然也會有這樣一麵。

林冉瞥了他一眼,憋紅了耳根,繼而立即對小姑娘說道:

“兩間房,需不需要身份證?”

小姑娘嘿嘿一笑:“小姐姐不好意思,隻有一間房。”

“隻有一間房?偏偏就這麼巧?”

偶像劇裡的狗血橋段,也會發生在現實生活裡嗎?

小姑娘搖搖頭,伸出食指往林冉眼前舉了舉:

“小姐姐,是我們家的民宿,隻有一間房!”

林冉氣得吐血:“隻有一間房開什麼民宿呀?”

小姑娘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這房子是我們家自住的,家長覺得剩一間房有些浪費,就裝修成民宿租出去賺錢。您二位,是第一家住客!”

顧莫言差點兒被林冉的問號臉逗笑,搖搖頭,問:“漁村還有其他酒店嗎?”

小姑娘將頭搖成撥浪鼓。

“冇有,我們漁村實在偏遠,不是旅遊景點,外鄉人基本不來。您二位要住的話得抓緊,外麵可要下雨了。”

林冉扭頭望天,果然看見一副黑雲壓城的景象,烏漆漆的一片,壓抑而又窒息。

顧莫言知道林冉滿是擔憂,帶著紳士的語氣詢問:

“住不住?”

林冉垂下眼瞼攪動手指,櫻桃小嘴緊抿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一旁的小姑娘看看顧莫言,又看看一臉糾結的林冉,很快就將兩人的關係摸得透透的。

於是,她推波助瀾一把:

“要快點決定哦,如果你們不住,在外麵淋了雨又想回來,我們可就不接待了。不好收拾嘛,很麻煩的!”

林冉深吸一口氣,扯開蒼白的唇像是做好了決定:

“住就住!總比淋成落湯雞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