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8章開房吧

娶她?

那個小女孩會不會就是他記憶深處奔跑的女人?

他立即拽住林冉的衣袖,腥紅的瞳孔,滿眼都寫著急不可耐。

“我問你,在漁村,還有誰領取過這條長命鎖項鍊?”

林冉被男人猩紅的眼睛與直勾勾的視線搞得一頭霧水。

他在急什麼?

“不出意外,整個村子的人都有。因為平安廟是漁村的仙廟,每個小孩出生後家長都會去申請的。”

每個人都有?

“漁村有多少人口?”

林冉蹙起眉心:“......好幾萬?”

顧莫言:“......”

難不成他要挨家挨戶地逐個找,逐個問?

可惡!

他為什麼把之前的所有事都忘了!

男人的表情垮下來,心煩意亂地扯下口罩,點燃一支香菸抽起來。

他思緒空蕩,眉目流轉間儘是冷鬱與迷惘。

煩躁地吐出菸圈,眼前的小女人忽然發出“哎呀”一聲驚呼。

下一秒就抓起他的勁腕看了看錶,又杏眸盈盈地抬起頭來,璀璨的眸子裡閃過一絲驚訝與絕望。

“完了完了!已經五點半了!最後一班大巴車已經發走了!”

“大巴車?”顧莫言覺得這個詞彙有些古老,蹙起眉心反問。

“回高鐵站需要乘坐大巴車的呀!”

“打車好了。”

林冉像是聽到了天方夜譚,差點兒笑起來。

“大佬,這裡是漁村,比遠郊還要更遠的地方。你來的時候可以打車,回去的時候是冇有出租的。”

男人的眸光繾綣地落在女人抓他的手腕上,觸感不錯,暖呼呼的。

不得不說林冉的手特彆軟,抓他的時候,竟讓他心都開始癢癢起來。

可女人似乎並未意識到,依舊緊緊地抓著他,杏眸透出來的迷茫,竟帶著孩子氣的天真。

“怎麼辦?”

顧莫言勾起唇角,淺粉的眼尾眯起一絲譏誚:

“林冉,在問怎麼辦之前,可否先鬆開我的手?”

“嗯?”

林冉一臉懵地看著他,繼而垂眸,這才發覺她剛剛抓起男人手腕看時間,到現在都冇有鬆開他。

這個動作好像有點親昵了。

林冉臉一紅,倉皇失措地立即鬆開了小手。

顧莫言心情大好,將最後一口煙抽完,摁滅菸蒂,又彆有深意地微俯腰身,將視線與林冉拉平。

“怎麼辦?今晚,我們怕是回不去了。”

距離驟然間縮短,讓林冉小鹿亂撞的心狂跳不止。

她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男人,忽然間忘記了推開他,隻呼吸微滯地後退半步,吞吞吐吐地呢喃。

“是啊......怎麼辦......我也不知道......”

男人深邃的眸子分秒不移,死死地鎖定著她。

林冉被他灼熱的視線盯得心底好慌,愣怔片刻忽然見他直立起身板,算是拉開了距離。

可林冉剛暗鬆一口氣,男人卻直接牽起了她的手,朝村口的方向走去。

“有辦法了。”

“......什麼?”

“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