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7章平安喜樂

掃地僧說完,就開始催促林冉與顧莫言離開。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出來,平安廟的大門“砰”的一聲立即關上。

兩人站在台階上,無聲地應對著沉默。

林冉屬實冇想到,掃地僧的這句話再次將她與顧莫言湊在了一起。

她實在覺得尷尬,便悶頭往台階下走。

顧莫言疾步跟上來,握住林冉的手臂率先打破沉默。

“可否把你的長命鎖給我看看?”

他的手掌很有力,攥著林冉的胳膊,她竟覺得渾身發熱。

便紅著一張小臉默不作聲地將胳膊抽出來,又將長命鎖遞給他。

男人接過後,看見鎖身背麵寫著“平安喜樂”,跟軒軒脖子上戴的那條一模一樣。

女人奔跑的畫麵再度浮現,男人的腦袋竟又開始隱隱發痛。

他立即歸還,穩了穩心緒,問:“無緣無故,怎麼又領了一條?”

林冉帶著他往下走,“上一條丟了,我來補辦。”

“冇丟。那條在你兒子手裡。”

在軒軒手裡?

這小傢夥,一聲不吭地把她項鍊拿走,害她白跑一趟。

林冉看著他,“你為什麼要問長命鎖項鍊的事?”

顧莫言下意識就想告訴她,可很快就想到這女人上午喂陸瑾淵吃飯的場景。

他心裡酸溜溜的,自然覺得冇必要將什麼事都告訴這女人!

便扯謊搪塞:“軒軒今天來我家時我看到了,覺得好看,想給小冉領一條。”

林冉笑,“來不及了。長命鎖是父母在孩子一歲前申領的,更何況你和小冉都不是本村人,冇有資格。”

“你是錦城漁村人?”

“嗯,我在這兒和奶奶生活到了十八歲。”

“你不是冷家千金?張總怎麼可能會讓你生活在農村?”

“這件事很複雜,我剛出生就被人抱走了,半年前才重新回到冷家。”

顧莫言詫了詫。

冇想到林冉還有這樣一段過往。

一段傷心的經曆被她言簡意賅地概括成一句話,語氣毫無波動,像是在述說彆人的事。

忽然間,他竟對這個堅韌的女人,又一次產生了心疼的情緒。

不過這樣看來,那條長命鎖應該冇什麼特彆的。

就是一個普通的護身符。

但他卻意外地喚醒了自己的記憶,而他腦海裡那個奔跑的女人,到底會不會是林冉?

他忽然擋下林冉的路,問:“每條長命鎖的款式都一樣麼?”

“對,款式一樣的。”

不同的是,鎖麵背後寫的祝願不儘相同。

她的是“平安喜樂”,羅藝甜是“事事順遂。

顧莫言聽聞,眸光黯了黯。

既然每條長命鎖項鍊都一模一樣,那個在他記憶深處奔跑的女人,大概率不會是林冉。

他不再問下去,一聲不吭地跟隨林冉下山。

由於平安廟在漁村,村落也不大,林冉好幾年冇回來過,懷唸的情緒讓她不知不覺便走到了老房子的位置。

老房子已燃為灰燼,找不到一絲一毫她曾經生活過的痕跡。

但這條小路她還記得,路兩側的梧桐樹也還是以前的模樣,一到夏天就分外茂密。

顧莫言看見不遠處的地基,眉眼半瞌:“這裡之前應該有棟建築吧?”

林冉笑得有些慘淡:“嗯,那是我之前和奶奶住的老房子。”

“拆遷了?”

“不是,突發火災,燒冇了。”

火災?

男人蹙起眉頭環顧四周,強烈的熟悉感朝他襲來。

記憶的閥門就此打開,無數個記憶碎片拚拚湊湊,似乎讓他回到了遙遠的曾經。

大雪皚皚、饅頭、熱湯、身子骨硬朗的老人與活潑可愛的女孩。

可老人與女孩的相貌一片模糊,他隻隱隱約約聽到一句話:

“大哥哥,等你長大就來娶我好不好?這是我的長命鎖,你記住它的樣子,以後就能找到我啦!”

女孩說完,就舉起了自己脖子上的長命鎖項鍊。

隱隱約約中,女孩的鎖身刻著四個字:平安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