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4章他的刁難

軒軒與顧小冉對視,眼神裡的希冀不亞於林冉。

可林冉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麼。

這男人,應該會說許淺淺的名字吧?

可偏偏,他此刻的視線異常坦率地落在她身上,似乎在用無聲的方式想要告訴她答案。

林冉隻怕自己想多了,倉皇地迴避視線,就看見男人伸手將牌還回去,說出了最後一個名字。

“大豪。”

意料之外的名字。

林冉忽然笑起來,雖然與她預想中的兩個名字相差甚遠,可卻莫名讓她心情愉悅。

軒軒與顧小冉一瞬間泄氣,顧小冉又氣又急地看男人:

“爹地,你說大豪的名字做什麼?他又不在現場!你要說現場的人!”

男人與女兒對視,毫無笑意,也緘默不言。

張沫沫看看兩張牌麵,也分外遺憾地歎了一口氣:

“這就不準了,下次再測吧。要說成年人的名字才行!”

張沫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軒軒和顧小冉也頗有微詞,兩小隻生著悶氣,故意坐在了一起。

呃......

這樣一來,自己豈不是就和顧莫言同座了?

林冉餘光瞥向男人,發現此刻的他已經微瞌著眼皮休息,貌似一點都冇有要挪動位置的架勢。

可是後麵還有不少空位,林冉不願侷促地待在男人的身邊,便想起身坐到後麵去。

可她現在所處靠窗位置,若是出去,需要從男人的眼前經過。

空隙狹小,林冉起身遲疑,想著怎樣繞出去纔不會打擾到他。

車子卻在此刻急刹車,林冉冇站住,慣性讓她不由得往前摔。

有力的掌卻在此刻攥緊她的腕,稍一帶力,她重重地跌進了男人的懷裡。

電光火石間,林冉隻覺得自己渾身的毛都豎了起來,心跳空了好幾拍。

“坐好。”

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嗓音縈繞在耳邊,林冉灰溜溜,僵硬地朝一旁挪去。

“繫好安全帶。”

男人再度啟齒,語氣凶巴巴的,還挺霸道。

林冉的臉越來越紅,趕緊繫上安全帶,又頭靠車窗,緊緊地閉上眼睛,想要睡死過去。

可剛纔那一幕像是烙進了她的骨子裡,在腦海裡揮之不去,忘也忘不掉。

一小時後,大巴車到達營地。

林冉終於看見了軒軒心心念唸的帳篷酒店,米白色的圓弧形,頂部透明,晚上可以看星星。

隻是這酒店在半山腰,需要徒步爬山前行。

已經有幾位家長領著小孩興致勃勃地往上爬,林冉想甩開顧莫言,便吭哧哧地走在前方。

可軒軒始終跟顧小冉在一起,兩小隻時不時地撿撿落葉,又湊在一起拍照片。

所以林冉走得再快,也快不到哪裡去。

顧莫言一聲不吭地跟在她身後,林冉一回頭就能看見他。

軒軒忽然提出要給林冉拍照片,林冉拒絕,可小傢夥已經拿著相機跑過來。

顧小冉推著顧莫言,似乎想給兩人拍合影。

顧莫言從始至終都置身事外,可一到拍照就抵抗起來。

他轉身坐在樹下的長凳上,交疊著雙腿,任顧小冉怎麼拽也拽不起來。

“爹地快起來,拍照片了!”

顧莫言語氣沉寒:“我不跟她拍。”

他的話很直白,連顧小冉都愣了一下。

怎麼回事?

爹地前幾天不是在追媽咪嗎?怎麼兩人搞得這麼僵?

剛剛在車上她就發現了。

但她以為是因為有外人在,他們放不開,所以這才特地放慢腳步,讓爹地和媽咪獨處在一起。

軒軒蹙起眉頭看顧小冉:“怎麼辦?”

顧小冉聳聳肩,壓低音量:“那就先給媽咪拍吧。爹地怎麼了,真是奇怪......”

軒軒給林冉拍了幾張照片,顧莫言的冷嘲熱諷就傳了過來。

不是嘲笑林冉笑得比哭還難看,就是嘲笑她肢體僵硬不協調。

兩小隻尷尬得要死,又不會打圓場,林冉臉蛋黑下來,撿起地上的挎包離開鏡頭,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她想不明白!

她到底哪裡得罪顧莫言了?

就因為他結婚那天自己冇有出現嗎?

他跟陸霆驍真是一模一樣,小氣得要死,還嘴不留情!

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