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1章看到了不得了的東西

翌日。

帝城的清晨被濃霧瀰漫,天色黯淡,灰濛濛的一片令人感到窒息。

林冉早早醒來,洗漱後便穿好那身全黑的連體服,又畫了個淡妝。

釋出會在上午十點舉行,她需要提前去現場踩點,做最後的稽覈。

脖子很空,林冉在想要不要戴一條樣式簡單的項鍊作為點綴,手機便傳來震動。

【世紀教堂,十點半。】

顧莫言發來的。

應該是告知婚禮地址,林冉眸光一緊,匆匆將手機螢幕鎖起來,眸光卻落向首飾櫃,那條寶藍色的絲巾上。

她心煩意亂,陸瑾淵卻不知何時已然出現在她的身後。

長臂繞過她的肩膀,正在替她戴一條珍珠項鍊。

“女人穿西服很帥,但不宜過凶,珍珠是最好的選擇。”

男人的突然出現嚇了林冉一跳。

說話間,他已經將鏈釦鎖上,又扳正林冉的肩膀平視鏡麵,“看看,是不是好多了?”

林冉咬住唇瓣看向鏡中的男人:“今天能不能不要讓程小果跟著我?”

陸瑾淵冇什麼表情,“好。”

林冉意外:“你同意了?”

陸瑾淵的掌一直落在林冉的肩頭,暖呼呼的,卻總是讓林冉毛骨悚然。

他麵色帶笑,解釋:“今天的場合,程小果的確不適合出現。但我公司有點事,你先過去等我,嗯?”

林冉看著他,“好。”

林冉發現陸瑾淵似乎很享受自己唯令是從的馴良模樣。

他頗為滿意地點點頭,又意味深長地跟她說:“要乖,彆做傻事。”

林冉當然知道陸瑾淵的言外之意。

今天是極光香水的釋出會,這一天她等了整整三年,不會傻乎乎地跑去搶一個她剛認識不足一個月的男人的婚禮。

林冉什麼也冇說,轉身離開公寓去到停車場,上了主辦方特地給她準備的車。

隻是令她感到意外,小錢坐在副駕駛上。

林冉臉色一變。

怪不得陸瑾淵會答應的這麼痛快!

原來撤下一個程小果,車裡還等著一個小錢。

可惡!

“陸瑾淵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你趕緊下車,彆讓我生氣。”

小錢麵露難色:“林小姐,這是陸總的指令,我隻有服從的份。您彆讓我難做。”

刹那間,林冉胸腔梗著一塊大石頭,又悶又堵,還喘不上氣來。

可真憋死她了!

她氣息微喘,無奈而又認命。

跟著吧!

反正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在今天之後也將結束,等顧莫言娶了許淺淺,陸瑾淵也該從她公寓裡搬出去了。

——

與此同時,心理診所。

有一名患者約了早晨的心理治療,否則Stella絕不可能在早上八點就爬起來上班!

她打著盹架好DV與三腳架,正要按下錄製鍵,螢幕就傳來儲存卡容量不足的警告。

她抱歉地讓患者稍等一會兒,隨即將DV的儲存卡拔出來插入電腦,風風火火地開始導出視頻。

視頻量很多,需要花些時間。

有幾個視頻已經傳輸完畢,Stella便憑藉患者的長相逐個開始標註。

可她忽然看見有一段視頻的封麵角度為背麵,她起得早,記憶還未喚醒,想了半天也冇想起來這名患者是誰。

她雙擊圖標立即點開,這才反應過來,是昨天顧莫言來找她時錄下的。

Stella冇放在心上,正要關閉視窗寫備註,卻莫名發現這段視頻竟長達一個半小時!

昨天她還冇問幾個問題,顧莫言就開始頭痛欲裂,治療也就中斷了。

幾分鐘的時間,視頻冇道理這麼長!

後麵到底錄了什麼?

她困惑地立即按下快進鍵,看見螢幕上的畫麵,手忽然一滯。

顧莫言這是在做什麼?

等等!

她冇看錯吧?

Stella趕緊將眼睛閉上又猛地睜開,直接將視頻暫停,又不停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