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9章看見照片

電光火石間,像是有一枚子彈正中男人的眉心,讓他大腦的每一根神經都開始跳躍起來。

好像的確有一個女人的倩影,若隱若現地在他的腦海裡浮現。

淡淡的,卻根本看不見正臉。

越深想,腦袋就疼的越厲害。

他渾身冒著冷汗,艱難地說出四個字:“我不知道。”

Stella聽林冉說起過,顧莫言頭痛時的樣子很恐怖。

可真當她身臨其境,她卻慌張得手足無措。

她看見男人慘白的容顏滲人而又痛苦,連高大的身體都在隱隱發抖。

Stella真怕這男人在自己的診所發生好歹,趕忙接了一杯溫水跑過來:

“止痛藥!你有冇有帶止痛藥!”

顧莫言痛苦地搖搖頭,“冇帶。”

Stella立即掏出手機:“你先忍一忍!我馬上給你打120!”

顧莫言疼得反扣Stella的手腕:“先彆打。我的外套口袋裡有一瓶香水,你拿出來。”

Stella手忙腳亂地摸向男人的外套,拿出一瓶小樣,“不......不是吧?大佬,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著噴香水?”

“彆廢話!噴!”

Stella急得隻能照做。

她在男人的眼前噴了兩下,清淡的香味沁人心脾,直達肺腑。

男人緊繃的身軀有一絲鬆動,頭依舊很痛,但已在慢慢平息了。

“還需要打120嗎?”

顧莫言半靠在沙發上,微合著眼皮緩慢搖頭:“不必,你休息,我緩一緩。”

Stella戰戰兢兢地盯著他,遠遠地坐在書桌前觀察。

她看見男人聞到香水後,情緒似乎的確平緩了許多。

她並不覺得異常,畢竟她接觸過很多心理有問題的患者。

這類患者調節情緒波動的方法各式各樣。

噴香水,或許對於顧莫言來說,就是這些方法的其中之一。

不過,他情緒上的波動是因為頭痛而起。

這已經不僅僅屬於心理學的範疇了。

真是棘手。

這一邊,顧莫言很快就調整過來。

他有些疲憊,空氣裡瀰漫的極光香水勾起了他的思念,讓他此時此刻特彆想念林冉。

可他見不到她,也不敢貿然給對方打電話引起她的反感,便隻能掏出手機,黯然神傷地翻看林冉的照片。

照片是他偷拍的。

那時他剛剛與林冉相識,這女人便生病了。

她入睡的模樣很不安,好像做了噩夢,眉頭一直緊鎖著。

可為什麼他覺得,女人無論何時,都是這樣可愛?

照片一張張地翻過去,顧莫言終於露出欣慰的笑意。

再往下,竟是他的自拍照。

那日在超市與林冉偶遇,這女人想看他燒傷前的樣子,所以當天他摘下麵具,拍了一張。

他從不自拍,卻因為林冉的一句話,做了他未曾做過的事情。

畫麵中的男人擁有著一張姣好的容顏,應該是帥的,可表情卻很僵硬。

他的唇角再次勾笑,卻渲染著一抹嘲諷。

他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真的瘋了。

顧莫言還在翻看著,絲毫不知道,他翻看照片時的一舉一動,明明白白地落在了Stella的眼中。

而每一張照片,都被她看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