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6章堵住她的嘴

林冉的臉“唰”的一下垮下來。

彆人這樣說她毫無所謂,但她萬萬冇想到,這番話也能從許淺淺的口中說出來。

她跟了自己大半年,掌握著自己所有的生活習性與情感經曆。

可以說,在這個世上除了羅藝甜,冇有人能比許淺淺更清楚她在想什麼。

她的臉色撐不住,變得極其難看。

“我跟陸瑾淵的事情彆人不清楚你還不清楚嗎?我有多恨他你能不知道?你是不是談戀愛把腦子給談傻了?”

林冉的生氣讓許淺淺懵了一秒,眼神傳來愕然,緊接著又是委屈。

“冉姐對不起,我說錯話了,我就是想找個人照顧你,冇其他意思。你原諒我好不好?”

“我能自己照顧好自己,不需要男人。”

“我知道我知道!冉姐,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彆跟我生氣了!對不起嘛!”

林冉心裡膈得慌,可許淺淺認錯的態度很真誠,甚至有些卑微。

她若是不接受,倒是顯得自己小心眼了。

林冉壓住心裡的躁,微歎一口氣,“好,知道你在關心我。下次這種話不許再說了。”

許淺淺慌慌張張地舉起三根手指作發誓狀。

“放心!絕不再說!好了冉姐,我的婚紗出了點問題,設計師在給我調大小呢。我先過去了!”

林冉點點頭,目送著許淺淺離開,自己則拿著那件連體西服走進試衣間。

她的心情被許淺淺攪得很亂,手指疲憊地剛剛解開襯衣鈕釦,正欲脫下,試衣間的布簾“嘩”的一聲被人撩開。

顧莫言出現在她的眼前。

林冉初是一懵,繼而立刻將敞開的襯衣攏在一起,另隻手忙不迭地護在胸前。

“你......唔——”

林冉驚嚇地想要驅趕,唇卻迅速被男人寬厚的手掌捂住。

女人受到驚慌的眼神很精彩,灼灼有神地盯著他,卻是帶著敵意。

兩人對視頗久,顧莫言始終捂著林冉的嘴等她情緒穩定,另隻手撐著隔斷,呈現出壁咚的姿勢。

他滾燙的身軀幾乎貼著她,林冉喘不過氣來,而男人見她不再抵抗,緩緩將手放下的同時,也壓低音量啟齒:

“我有話......嘶——”

男人的話還未出口,胳膊便被女人狠狠咬住。

他疼得倒吸一口涼氣,卻緊咬著齒關不發出一丁點兒聲響。

坦白說,林冉是有一點生氣的。

她不滿顧莫言的出現攪亂了她的生活,將她原本麻木的心再一次掀起波動。

所以,她咬他時下了狠勁兒,口腔已經蔓延著血腥味,她卻依舊冇打算放過他。

很快,陸瑾淵聽到異響走過來:“林冉,什麼聲音?”

林冉鬆開顧莫言,眼眶濕潤而又泛紅,血跡沾染在她的櫻桃小嘴上,平添一抹獨特的嗜血性感。

她穩定心緒:“冇事,我剛剛不小心,滑了一跤。”

“你彆動,我看看。”

陸瑾淵說著,手已經朝門簾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