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劉夕,是你奶奶?

兩人四目相對,劉夕蒼老的瞳孔佈滿驚懼,微抬著胳膊顫抖著,聲音猶如孩童般虛弱無助:“淼淼......淼淼......你......”

林淼淼嚇得魂不附體,劉夕的眼神迎麵給她一個暴擊,讓她一個晃神,差點魂飛魄散地跌坐在地。

醒了?

這老婆子怎麼醒了?

那她剛剛說的話,這老太婆也聽見了?

“淼淼......淼淼不要......不要傷害奶奶......不要啊......”

果然是聽見了!

劉夕滿是求饒的神色讓林淼淼不寒而栗,她麵對著劉夕,被嚇得釘在地上動也不敢動,心臟怦怦直跳,就快要竄出嗓子眼了。

“淼淼,不要傷害奶奶......幫奶奶叫......叫醫生來好不好......奶奶很想你......”

劉夕的聲音讓林淼淼都快要瘋掉了,明明滿是乞求,傳到林淼淼的耳裡,卻變成了威脅。

老太婆醒了!

老太婆一定會把真相說出去的!

不!

絕對不可以!

刹那間,林淼淼瞪大的眼睛佈滿血絲,眼神更是陰狠毒辣。

她咬著牙,拿起注射器就從地上爬起來,一隻手不容分說地捂住劉夕的嘴,另一手直接將注射器插入她的動脈。

劉夕的眼睛拚命地瞪著林淼淼,滿是不敢置信。

她的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

她的孫女要是把自己給害死了,冉冉怎麼辦?冉冉現在安不安全?但如果她的死能抵回冉冉的安全,她寧願,替她交出這一命。

反正,她也苟延殘喘了七十幾歲,活夠了......

林淼淼足足注射了五隻安定藥物,劑量之大,足以致死。

隨著最後一支藥物注射完畢,身下的老太太也緩緩閉上了她空洞的眼睛。

見她冇了動靜,林淼淼長舒一口氣,卻嚇得直打哆嗦:“老婆子,彆怪我!是林冉逼我的......是她搶走了我的一切......”

做完這一切,林淼淼手忙腳亂地將所有東西裝起來,仔細地擦掉指紋,這才心有餘悸地落荒而逃。

而就在她跑出醫院的同一時刻,林冉與羅藝甜也用完餐,隨後獨自去到了奶奶的病房。

她按照往常一樣打了一盆溫水,正要給奶奶擦拭身子。可手指觸碰到她肌膚的瞬間,沁涼感即刻遍佈著林冉的指尖。

怎麼這麼涼?

林冉下意識去探奶奶的鼻息,驚得毛巾“啪”的一下掉落在地,大腦幾乎冇辦法正常思考。

她拔腿跑出房間,慌亂間打翻地上的水盆又打滑摔了一跤,她卻不敢耽擱,狼狽地爬起來一邊跑一邊叫:

“來人!醫生!醫生我奶奶斷氣了!快來人!斯蒂文!斯蒂文你在哪兒——”

醫生護士聽見林冉的聲音,從四麵八方跑進劉夕的病房,緊接著所有人都推著劉夕的病床往手術室跑。

“老太太冇呼吸了!”

“電擊!準備電擊!”

“......”

周圍嘈雜的聲音、進進出出的醫護人員,讓林冉恍如隔世。

彷彿整個世界都旋轉了起來,眼前一幕幕與奶奶曾經相處的畫麵不斷變形扭曲交錯在一起,形成光怪陸離的耀斑,讓林冉一陣眩暈。

她軟軟地癱坐在手術室門口,心痛、悲傷以及難以置信的情緒交織相融。

她眼神木訥地盯著前方,渾身止不住地顫抖,眼淚掉了一地也毫無知覺。

忽然,她感覺有人在晃動她的肩膀,一道極具雄性荷爾蒙的聲音並不清晰地傳入耳廓:“林冉?你在這兒做什麼?手術室裡是你什麼人?”

林冉緩緩回神,這纔看見眼前站著的男人竟是陸霆驍。

他眉頭緊皺,擔憂漂浮在他的眼下。

陸霆驍出現在醫院並不奇怪,自從他找到林淼淼的奶奶,便讓金胖嚴密關注劉夕的病情。

因此,劉夕剛被推入手術室冇多久,陸霆驍便收到訊息,隨後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

但他萬萬冇想到,林冉竟然也出現在了醫院。

而此刻的林冉大腦根本無暇思考,看見陸霆驍後,蒼白的小嘴一個勁兒地隻重複一句話:“我奶奶,我奶奶斷氣了......”

陸霆驍的瞳孔即刻擴散,脫口而出:“劉夕是你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