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2章陸瑾淵纏上林冉

由於時間已晚,因此林冉今晚並未將軒軒送回彆墅,而是讓他在公寓住下了。

她給Stella發了簡訊,告知已經與顧莫言囑咐好,未來的一段時間,大概都需要Stella給他做心理治療。

她掛了電話,軒軒已經躺在床上酣然入睡。

林冉側躺著輕拍他的身體,看著小傢夥恬靜又令人治癒的睡顏,心卻亂成一團麻線。

今天發生的一切都令她始料未及。

她親眼見證那個被她視為信仰的男人開槍打了童童。

而陸瑾淵為將晶片技術做大做強,不惜拉著顧莫言下水,引誘對方與他一同犯罪。

林冉不知道顧莫言會不會答應,但她好像並冇有資格阻止任何事。

她答應過顧小冉不再與他聯絡,也實在冇辦法坦然接受他的愛意,所以他做的任何一個決定,跟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隻是林冉真的很混亂,前路一片漆黑,伸手茫茫不見五指。

一夜未眠。

林冉早早起床準備早餐,繼而開車送軒軒上學。

回公司的途中,林冉總感覺身後有一輛黑車跟著自己。

她刻意放慢車速看向後視鏡,見黑車的駕駛席裡坐著小錢。

林冉無奈。

現在陸瑾淵連安插眼線都這麼明目張膽了?絲毫不顧及自己會不會發現。

這種貓捉老鼠的遊戲他到底要玩到何時?

一直到下班,林冉開車回公寓,她依舊可以看見小錢駕駛的車子。

林冉直接選擇無視,索性拋之腦後。

她回到公寓,一名穿著圍裙的瘦小女人從廚房走出來,趕忙將拖鞋恭敬地擺在林冉腳邊。

“林小姐,我是新來的住家保姆兼助理,以後由我照顧您的生活起居,您可以叫我程小果。”

林冉差點看花眼,眼神滿是敵意與警覺:“你怎麼進來的?”

程小果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一道分外冰寒的聲音驟然從客廳傳來。

“我帶進來的,有什麼問題?”

話音剛落,林冉便看見陸瑾淵從客廳走向玄關。

她瞬間頭皮發麻,情緒再也無法淡定。

昨晚她已經改過門鎖密碼,為什麼陸瑾淵還是進來了?

這詭計多端的死男人!

林冉氣得要死,止不住拔高音量:“我不需要保姆更不需要助理,帶著你的人馬上離開!”

陸瑾淵雙手抱懷,倦懶地倚靠在玄關處的玻璃架旁,語氣頗有點無賴。

“剛將公司遷來帝城,暫時找不到合適的住處。隻能在你這兒將就幾天。”

林冉大腦一片空白。

怎麼個意思?

她這才注意到,今天的陸瑾淵穿的並非西服正裝,而是慵懶的家居服,閒適自得的模樣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樣。

她撥開程小果疾步走向起居室,發現她正對門的一間空臥室,已經換好了全新的床單。

書桌與沙發上全都是陸瑾淵的東西。

另一間保姆房也是有人住的樣子。

她氣得肺泡都要炸裂了,看見陸瑾淵優哉遊哉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恨不能一巴掌扇過去。

“陸瑾淵你到底有完冇完?你的錢多到能把我給淹死,在帝城怎麼可能會冇有房產?”

這男人就是故意的!

程小果為陸瑾淵斟了一杯茶水,男人便矜貴的輕抿一口。

“你這麼聰明的人,應該不需要我把話點得太透。”

林冉氣得頭暈目眩。

他讓小錢盯著自己上下班,林冉已經是忍耐極限。

可若是連生活都需要時刻受人監視,林冉根本就想不到她還有什麼自由可言。

她不再多言,疾步走向臥室翻出行李箱,將極光香水的所有樣品統統裝進去,繼而重新走出來。

“公寓給你住,我回家。”

她說著,已經推著行李箱毅然決然地朝門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