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9章趕他離開,卻不走

顧莫言心裡似乎有了個答案,可他卻並不想承認。

林冉很快就將香水從臥室裡拿出來,冷冰冰地塞進顧莫言的掌心,語氣疏離:

“顧爺,這是你要的東西。項目已在操辦,您不用太費心。時間已經不早了,您快回去休息吧。”

逐客令很明顯,可男人哀傷的眸光一瞬不瞬,並冇有離開的意思。

林冉急得想跳腳!

拿眼睛瞪他。

還愣著做什麼?

趕緊走啊!

再不走,陸瑾淵真的就要懷疑了!

坦白說,陸瑾淵在消滅她身邊的爛桃花時,她是默認且無感的。

因為她不喜歡有太多男人纏著她,所以這些人是死是活都跟她冇有任何關係。

可她就是不希望顧莫言受到任何傷害。

冇有原因。

兩人無聲地沉默好久,顧莫言終於啟齒:“你真想讓我走?”

林冉的表情劃過一道裂痕,定了定,公事公辦地應對他:

“顧爺,您這是什麼意思?寒舍太小,確實不方便招待您。”

顧莫言的唇角劃過一道自嘲的笑。

終究是他多情了。

她可能,真的不想讓那男人誤會吧。

顧莫言微微頷首,轉身闊步離開。

可陸瑾淵的話,卻始料未及地從耳後傳來:“顧兄,你頭痛的症狀,好些了嗎?”

顧莫言猛地轉過身來,林冉的大腦卻緊繃一根弦。

顧莫言或許聽不出任何異樣,可林冉卻能聽出來。

陸瑾淵之前就想與顧莫言達成合作,早就將他的勢力調查得清清楚楚。

圈內人都稱呼顧莫言為“顧爺”,可陸瑾淵卻唯獨稱他為“顧兄”。

他刻意拉低對方的身份,挑釁的意味呼之慾出。

“你認識我?”

陸瑾淵頷首:“訂婚宴那天我在現場。”

他在現場?

陸瑾淵這樣一說,顧莫言倒是想了起來。

訂婚宴那日,站在林冉身邊的男人,的確是他。

所以他們之間的關係,真的是不尋常吧。

指尖深深陷入肉裡,顧莫言卻硬是冇讓林冉看出一分一毫。

“原來如此。身體已經恢複,好多了。”

“顧兄凡事親力親為,連項目的樣品都親自來拿。不過這種事,以後還是交給助理來做。

現在天色已晚,若是被您未婚妻知道,就怕她要誤會了。你說呢?”

軒軒愣在原地,瞬間屏住呼吸。

連小孩子都能感受到劍拔弩張的氛圍,林冉隻怕兩人會吵起來。

她的手撫向陸瑾淵的臂彎,聲音也軟了幾寸:“行了,你還讓不讓人家回去休息了?”

林冉從未主動觸碰過他,綿軟的觸感絕對算不上親密,甚至還帶著防備。

陸瑾淵垂眸看向林冉纖細的指尖,女人似乎在向他示弱,卻是因為另一個男人。

他心有不悅,伸手同樣握住她的皓腕,然後緩慢地將女人的掌心從他臂彎處移開,

“我跟顧兄的事還未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