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霆驍,你老婆上了一輛豪車

翌日。

還未消氣的林冉連早飯都冇吃,便乘坐公交車率先去了公司。

她不想和陸霆驍有正麵接觸,她一看見他就煩。

一直到陸霆驍來到總裁辦,她也是埋頭乾活兒。

即便“極光”香水的研發早已步入正軌,她手上的工作並不多。

但為了防止與男人之間的交流,林冉冇活兒也硬著頭皮找活兒,勢必營造出一種“自己很忙,閒人勿擾”的既視感。

前來給陸霆驍做心理疏導的冷夜巡早就看出兩人的端倪,不用想也知道他們指定是又吵架了。

他本想解圍助攻,但見兩人誰也不待見誰,若硬著頭皮勸告,雙方難免都會反感抵抗,便隻能暫且作罷。

一直捱到中午,羅藝甜發來的簡訊讓林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終於有理由離開,她扔下一句“我去吃飯”後,便迫不及待地起身離開辦公室,決然得連頭也不回。

冷夜巡看著林冉遠去的背影,不禁發問:“小嬌妻生氣了,要不,你出去追追?”

男人修長的手指劈裡啪啦地敲擊鍵盤,冷嗤一聲:“與我何乾?”

冷夜巡:“......”

這個霆驍,還真是傲嬌死人不償命。

明明好幾次都在偷偷瞟她,還真當他這個電燈泡看不見是吧?

冷夜巡搖搖頭,從冰箱裡拿出一瓶蘇打水,站在落地窗前喝起來。

窗外,一抹熟悉而嬌小的身影徑直過了馬路,目的十足地朝一輛寶馬而去。

冷夜巡定睛一看,猛的吞了口唾沫,趕忙扭頭看向陸霆驍打小報告:“霆驍,你老婆,好像上了一輛豪車。”

說著,他便用手指了指窗外。

陸霆驍眼皮一掀,眸光驟然變得殺氣十足。

不是說去吃飯?

吃到豪車裡去了?

他起身拔腿走向落地窗前,循著冷夜巡手指的方向看去。

總裁辦在二十五樓,窗外的所有人都渺小得猶如塵埃,可陸霆驍依然認出了林冉的背影。

彼時,某人從寶馬的駕駛席上走出來,那人戴了鴨舌帽,難分雌雄,卻擺動著胳膊朝林冉揮臂,熱情得不成樣子。

陸霆驍緊咬著唇,白牙森森,獵豹似的眸光淩厲地看向林冉,犀利得像是在看獵物。

冷夜巡靈機一動,立刻轉身從書架上翻出兩個高倍望遠鏡塞進陸霆驍懷裡:“看看那人是誰!誰那麼大本事敢招惹你老婆!”

陸霆驍見冷夜巡一副八卦又迫切的模樣,心底愈發不爽。

他憑什麼要看來接林冉的人是誰?搞得自己好像很在意這女人似的。

他纔不會做這麼跌份的事情!

可......

他堂堂一介總裁,知道老婆有給自己戴綠帽的嫌疑,哪有坐視不管的道理?

不行!

還是得看!

陸霆驍想著,拿著望遠鏡就朝路邊看了過去。

而與此同時,前來彙報工作的金胖也看見了他此生最難忘的一幕。

落地窗前,兩名身高一米九的挺括男子,雙雙拿著望遠鏡,微欠著身子,臉幾乎就要貼到玻璃窗上,似乎在看什麼。

兩人動作異常同步,從背後望去,場麵十分滑稽。

“喲喲喲,霆驍快看,倆人抱起來了。”

“......”

“咱是不是搞錯了?那人穿的緊身衣加短褲,那腿真白嘿,是個女人吧?”

“......”

“霆驍!是女人是女人!有胸!”

“......”

弄清楚真相的冷夜巡收起望遠鏡,卻見身旁的陸霆驍依然像個雷達似的掃射街邊,不禁笑出聲。

陸霆驍此刻的模樣、形象,與平常那股子淩厲勁兒大相徑庭,甚至讓他覺得有些幼稚。

他雙手抱懷,掩飾不住笑意:“你不是說人家與你無關嗎?這打臉來得也太快了。幼稚。”

男人聽聞收回望遠鏡,挺直腰板,一臉淡漠地看向冷夜巡,嘴硬道:“是你讓我看的,幼稚的人是你。”

冷夜巡聳肩:“我幼稚我承認啊,但某些人不僅幼稚還嘴硬,說誰誰知道。”

陸霆驍心煩意亂地將望遠鏡扔給冷夜巡並轉過身來,一眼就看見金胖正眸光詭異地盯著他。

而此刻金胖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什麼時候進來的?”

“有......有一會兒了。”金胖撓撓頭頂,又忙不迭地賠笑討好,“陸爺您放心,我什麼也不會說的。哦不,我什麼也冇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