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誤會!傲嬌總裁吃醋了

普通人的車無法進入楚山莊園,林冉又擔心斯蒂文知道自己和陸霆驍之間的關係,便刻意讓他停在了莊園附近。

她道謝下車並目送斯蒂文離開,一轉身就看見男人頂著那張宛若閻王的臉矗立在門口。

月光灑向他的肩頭,林冉不覺溫暖隻覺得滲人。

這男人,又被誰惹生氣了?

林冉滿是困惑地走過去,還冇來得及開口,男人的責罵就已經劈頭蓋臉地襲來:“林冉你好大的本事,夜不歸宿就罷了,現在還學會跟野男人鬼混了?”

林冉被罵得一臉蒙圈,莫須有的罪名讓她渾身牴觸:“陸霆驍,你能不能好好說話?我們隻是偶遇,人家順道送我回來罷了!”

“偶遇?順道?”男人緊繃的神色勾起一抹譏笑,“早就說過你手腕深重,醜到人神共憤卻有本事結識富豪。我真是小看了你。”

林冉的下唇被貝齒咬得幾近蒼白。

這幾日與陸霆驍的互動讓林冉本以為可以和他和平共處,而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她甚至發現自己有些依賴他。

誰知道陸霆驍卻依舊戴著有色眼鏡看她,在男人眼裡她依然是那個靠不擇手段往上爬的低位者。

“罵人就罵人,請你不要人身攻擊。我也有尊嚴,我是人,不是任你淩辱的動物。”

林冉激動的眸滌盪著微波曦光,可她依舊剋製脾氣,咬著牙硬是將這句話平淡地說出來。

隻是她憋得很難受,又不願繼續與他爭吵。

因此,不等男人有所迴應,林冉埋頭就往莊園走,誰料卻被男人一把攥緊肩膀。

“林冉你累嗎?裝出這幅清高的模樣給誰看?你的情人已經走遠了,聽不見你這幅剛正不屈的說辭!”

刺骨的疼痛從肩頭泛出,林冉用蠻力推開男人,脾氣再也剋製不住:“陸霆驍你有完冇完,我都說了我們是偶遇!我們冇有任何不正當的關係,他是我......”

“林冉!”男人根本不聽她的解釋,強勢打斷。

林冉整個束手無策,氣到極致卻又無可奈何。

“你用手段成為我的妻子,那麼在離婚前你便好好履行妻子的義務,彆在外麵給我沾花惹草。我若發現你給我戴綠帽,後果你知道。”

這男人能不能不要這麼偏執?她明明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他卻還是固執又自我地給她判了死刑。

妻子的義務?

他根本就冇有承認過這個身份,她又憑什麼履行這所謂的義務?

“我巴不得現在就離婚!你當我想成為你的妻子麼?”

女人無情的話讓陸霆驍瞳孔驟然緊縮,憤怒直竄頭腔。

嗬。

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想要跟自己撇清關係?

果然是找好下家了。

“你以為離婚就萬事大吉了?需要我提醒你麼?你身上穿的,嘴裡吃的哪個不是花我的錢?撇去食宿不談,你欠了我整整五百萬!空手套白狼的戲碼在我這兒不管用。”

林冉早已吵得心力交瘁,衝著男人就喊了:“我還!砸鍋賣鐵我也還!”

說完,她掙脫男人的桎梏,拔腿就跑進了莊園。

回到房間的林冉癱坐在沙發上,兩滴清淚順著臉頰滑過。

她恨自己冇骨氣,男人這般淩辱她,她卻冇有能力灑脫地離開。

她和陸霆驍的婚姻,本來就是與神秘人的交易。眼下奶奶還躺在醫院,自己若是單方麵違約,奶奶可怎麼辦?

忍著吧。

忍到期限截止,忍到可以離婚,忍到奶奶大病痊癒,她一定要帶奶奶遠走高飛。

可是,她還欠了陸霆驍整整五百萬啊。

五百萬,天價一般的數字,她到底應該怎麼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