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2章見到陸瑾淵

她拿著止痛藥跑向玄關將門打開,卻並未見到她意料之中的人。

一名穿著灰色馬甲的中年男人笑盈盈地看向林冉,畢恭畢敬道:

“林小姐好,我是許氏管家,明天是我們家小姐訂婚的日子。奉主人指令,來為您送上請柬。”

管家說著,便雙手遞上一份製作精良的請柬。

林冉接過後淡淡地說了句感謝,關上房門。

她並冇有打開許淺淺送來的請柬,眸光落在那盒止痛藥上,不知為何忽然感染上了惆悵的情緒。

微歎一口氣後,隨即將請柬與止痛藥一同扔進玄關處的置物筐內,不再想它。

翌日上午。

林冉簡單打扮後便趕往許淺淺的訂婚宴。

場地設置在室外,由於隻是訂婚宴,因此規模並不大,但賓客依舊門庭若市。

畢竟,許淺淺的父母壟斷了國內外的絲綢市場,所以,她看見了許多張熟悉的麵孔親自從錦城趕來送禮。

張彩棠和卓君早就到了,此刻正與許淺淺的母親韓佳聊天。

她們周圍站了不少豪門闊太,一群人湊在一起有說有笑,似乎又有新的八卦產生。

林冉在門口簽完字,便打算去找張彩棠與卓君彙合。

可人剛剛走近,一道挺括的身影便擋住了她的去路。

林冉一愣,抬眸與那人四目相對,表情頓時凝固在臉上。

陸瑾淵?

他怎麼也來了?

他著一身菸灰色的西服,銀邊色的眼鏡背後,是他那雙意味深長的眼睛。

“看見我很意外?”

陸瑾淵說著,手便自然而然地朝林冉的臉頰伸過來。

隻是他並未觸碰到女人的肌膚,林冉便迅速地躲開。

她看見男人的臉色肉眼可見地垮下來,毫不客氣地懟道:“半年不見,你真是一點冇變。”

陸瑾淵劍眉一剔,來了興致:“哦?”

“你跟以前一樣,拎不清自己所處的位置。”

當年陸霆驍與童童下葬後,林冉便跟著張彩棠回到了冷家,至此之後,便再也冇跟陸瑾淵見過一麵。

哪怕陸瑾淵一次次地打來電話,解釋半年前的那場槍戰跟他冇有任何關係。

而他,也掉進了陸霆驍設計的圈套裡。

陸瑾淵急於撇清關係的態度讓林冉感到分外排斥,之後索性換了號碼,他便再也沒有聯絡過她。

但林冉知道,陸瑾淵無處不在,他的眼線甚至遍佈全國各地。

所以,林冉對他有種天然的敵意。

陸瑾淵拿起一杯香檳,眼神落在林冉的臉上:

“脾氣鬨夠了也該回去了,爸想軒軒了,你總該帶他回去看看。”

“那是你爸又不是我爸。”

“可軒軒是他名副其實的孫子,不是嗎?”

林冉懶得與他爭辯,想繞過他離開原地,誰料男人卻往後側了側身子,再次擋住林冉的去路。

“讓開。”

陸瑾淵的手沉沉地按壓在林冉的肩膀上,卻滿是威脅:

“彆鬨。這麼多人看著,敢在人家的訂婚宴上吵起來,可就丟人了。”

好吧。

林冉承認陸瑾淵的話成功地威脅了自己。

她不想讓任何人知道自己曾經與陸瑾淵的關係,若真吵起來,攪亂了訂婚宴不說,還會變成一出笑話。

她老老實實地站在原地,冇好氣地問:“到底是誰邀請你來的?”

陸瑾淵抿了口香檳,意味深長地看了林冉,卻不說話。

林冉作罷,轉而就聽見身旁的一群富太太恭賀著許淺淺的母親韓佳。

“佳姐,恭喜恭喜!女兒結婚了,你就不用操心了。”

“是啊,我可聽說你家的女婿有點來頭。資產過千億,還是國際貿易組織的成員!以後啊,您家的出口生意可就真的不愁啦!”

韓佳的態度卻意味不明:“我這女婿,工作能力是一等一的棒,就是人醜了點。”

“長相能值幾個錢?對淺淺好纔是硬道理!”

“哎!他們攏共也冇見幾次麵,這突然就訂婚了。我這個當母親的能不急嘛!”

“有的人戀愛十幾年,扯證不足一年就離婚,反觀那些閃婚的倒是走了一輩子。佳姐,凡事要往好處想。”

“也是,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家淺淺喜歡,就由她去吧。”

眾人正交談著,不知誰在人群裡喊了句:“新人出來了!大家快鼓掌!”

林冉一邊鼓著掌,一邊看見許淺淺著一身粉紅色的紗裙,挽著一名男人從門口走進來。

兩人距她並不遠,所以她可以很清楚地看見男人的下半張臉,蔓延著燒傷的痕跡。

林冉手中的動作兀自一顫,訝異瞬間僵在臉上。

林冉看傻了眼。

她怎麼也冇想到,許淺淺的未婚夫,竟然會是顧莫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