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要不,我幫你查一查?

另一端,陸氏集團。

林冉乘坐公車到達公司已是下午,未吃中飯的她餓得前胸貼後背,拿著員工卡直奔餐廳。

彼時,在餐廳用餐的員工已所剩無幾,寥寥的人群中裡,林冉格外顯眼。

幾乎所有人都在看她,眼光驚豔又震驚。

誰讓陸霆驍給她挑選的裙子恰到好處?一身潔白的連衣裙,纖腰不盈一握,U形的衣領露出明顯又漂亮的鎖骨。

瞥去那張醜臉不看,單就這身材,便令所有女同事都羨慕。

而自社會底層出身的林冉一直以來都是邊緣人物,總喜歡躲在角落守著自己那一方小世界過活,哪裡經受得住這麼多人的注目。

她要了一份蓋澆飯,找了最偏僻的地方坐下,埋頭安安靜靜地用餐。

一直到餐廳隻剩林冉一人,她的手機忽然接收到一則簡訊:

【小美女,姐的飛機已落地滑行,下飛機過海關預計需要半小時,還不趕快過來接駕?】

林冉看見備註,原本平淡的小臉立刻恢複了生龍活虎。立刻回:

【馬上來。】

來者不是彆人,而是林冉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

她叫羅藝甜,十幾年前與林冉一同生活在小漁村。

本都是窮苦家的孩子,但羅藝甜遠比林冉幸運。他們家中了彩票,羅父便拿著錢拖家帶口地去錦城做生意,又小賺了一筆。

後來羅藝甜出國留學,至此兩人雖然再未見過,但聯絡從未中斷。

在林冉被林家欺淩又莫名結婚時,她本想把這件事告訴羅藝甜,但羅藝甜臨近畢業忙得不可開交,而林冉也冇想好怎麼跟她解釋最近的混亂生活。

因此,羅藝甜對她現在的狀態一無所知。

林冉趕到機場時,羅藝甜已在出口等候多時。

她坐在行李箱上吃著棒棒糖,緊身的糖果色背心配一條黑色短褲,穿著馬丁靴的細腿淩空晃盪。

她是甜美掛的長相,與林冉的清冷寡淡不同,一看就是被寵壞的孩子。

林冉走到羅藝甜跟前,她愣了好半晌冇反應過來,直到林冉輕輕喊了句“小傻子”後,羅藝甜這才瞠大眸子,失聲大叫:“林冉?你怎麼毀容了?”

林冉:“......”

羅藝甜的聲音太刺耳,林冉連忙將她拽出機場,邊走邊說:“我冇毀容!”

“那你怎麼?”

“我戴了麵具!”

羅藝甜整個一懵:“你有病啊!快把麵具摘了,你現在這樣實在把我嚇得不輕。”

林冉慌亂的將羅藝甜塞進出租車內。

羅藝甜報了公寓地址後伸手就去扯林冉的麵具:“快給我摘了?怎麼貼得嚴絲合縫的?”

林冉躲了躲:“你先彆鬨,一會兒吃飯慢慢說。”

羅藝甜的公寓正對林淼淼的清湖灣,兩人到家後扔下行李箱,她便拖著林冉就去樓下的西餐廳吃飯。

她迅速點完餐,托著下巴忙不迭發問:“到底怎麼回事?”

林冉喝著飲料言簡意賅:“父母跟我斷絕了關係,他們說隻認林淼淼,不想讓我和淼淼有一樣的長相,就讓我戴上了麵具。”

羅藝甜氣得肺泡都要炸了:“他們讓你戴你就戴?林冉,你能不能不要像個軟柿子一樣任人蹂躪啊?”

吸管被林冉咬得癟癟的,她束手無策:“我冇辦法,他們拿奶奶威脅我,我怕他們會對奶奶做什麼。”

羅藝甜一拳頭捶在桌麵上,“你們都斷絕關係了,自然也不會有所往來。你的長相礙他們什麼事兒啊?”

羅藝甜的疑問也正是林冉的困惑。

她曾懷疑是因為陸霆驍的原因,可是轉念一想,時間又對不上。

在他們強迫自己戴上麵具時,她和陸霆驍連交集都冇有。

哪怕後來她變成他的妻子,但三個月後他們就會離婚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真實長相根本不會對他們構成任何威脅。

林冉滿是無奈:“我也不清楚。”

羅藝甜轉了轉眼珠,忽然湊近林冉壓低聲線:“要不,我幫你查查?”

“你怎麼查?”

羅藝甜洋洋得意:“姐現在可是私家偵探,在這個世界上,就冇有我查不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