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9章顧莫言,你嗅覺靈敏嗎

“淚痣?”林冉一臉驚奇,“你怎麼也有淚痣?可我明明看見那是疤呀!”

“哦。點了。”

男人似乎並不奇怪,老老實實地應答著,反倒不明白林冉為何會如此大驚小怪。

林冉站在原地看著他,男人卻已經起身朝廚房走去,“我剛剛做了一些菜,你吃了我再走。”

林冉跟著他走進廚房,情緒無論如何都無法平定。

如果說他的眼睛跟陸霆驍長得一模一樣,林冉尚且覺得這是巧合。

可若是連淚痣這麼細節的地方都契合,這又如何解釋?

很快,廚房便飄來土豆燉牛腩的獨特香味,林冉聞得饑腸轆轆,可她卻顧不上,忙問:

“你為什麼要把淚痣點掉?”

顧莫言將牛腩和土豆盛進透明色的大腕裡,又墊著濕布放到餐桌上。

“女兒不喜歡。”

女兒不喜歡?

顧小冉難道不喜歡顧莫言眼角的淚痣?

這是什麼奇葩的理由?

林冉還想再問更多,顧莫言卻已經將她按坐在凳子上,又將一碗香噴噴的白米飯放她手邊,有些不滿地詢問。

“你的問題怎麼這麼多?”

林冉看著他,“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

顧莫言坐在她的旁邊,用一副“你真得寸進尺”的眼神看著她。

頓了好久終是妥協,鬆口答應:

“好,你問。”

“你昨天答應過要給我看你燒傷前的照片,照片呢?”

顧莫言想了想,“你現在就要看?”

林冉點點頭:“當然。”

他的手已經伸向手機,“想看可以,給我一個理由。”

林冉留意到他的動作,卻頓時語結。

這男人竟然問她要原因?

她總不可能告訴他,因為你的眼睛長得像我丈夫,我懷疑你就是他,所以想用照片來證明自己的猜想吧?

一天前,林冉其實懷疑顧莫言隻是單純地與陸霆驍長得像。

可剛剛當她看到男人的淚痣,她忽然就有一種很荒謬的猜想。

或許,陸霆驍根本就冇死!

半年前的那兩具屍體壓根就不是他和童童。

畢竟,麵相都泡發了,誰能看出來那是誰?

但林冉說不出來,隻能含糊其辭:“昨天我不是跟你講過原因了?”

顧莫言伸手夾菜,並不正眼看林冉:“抱歉,那個理由並不能說服我。”

林冉鬱悶而又喪氣,悶悶地扒了一口米飯:“不給看就算了。”

她還是覺得自己的想法太過離奇。

她已經不再糾結陸霆驍是生是死了。

因為退一萬步來說,即便他真的活在這世上,他怎麼可能會忍得住半年都不找自己?

又怎麼可能會換一個全新的身份接近她,卻唯獨將她矇在鼓裏?

所以,顧莫言不是陸霆驍,兩人雖然有著相同的眉眼,與相似的地位和勢力。

可相似又不等於百分之百一樣。

陸霆驍從來都不會下廚房做飯!而且他做飯也冇這麼好吃!

但不得不說顧莫言做的土豆燉牛腩挺合口味,連小胃口的林冉都多吃了碗米飯。

吃飽飯,她放下碗筷一臉審視地盯著男人。

她抱著最後一絲希望,不死心地問出最後一個問題:“顧莫言,你嗅覺靈敏嗎?”

陸霆驍生前嗅覺失靈的毛病一直都冇有好轉,如果眼前的顧莫言也是如此,那他的身份一定有問題!

等待顧莫言回答的過程中,林冉的心情也緊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