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7章你為什麼總是頭疼

男人很紳士地鬆開她,又瞥了一眼林冉手中的掃把,有些好笑地問:“以為家裡進賊了?”

林冉老老實實地點點頭。

男人的笑意卻越來越深:“哪個小偷會來主人的家裡做飯?”

他說完就轉身走出房間,林冉扔下掃把跟他去到客廳,一打眼就看見餐桌上的三菜一湯。

都是很清淡的菜品,主位上還放著一碗散發熱氣的小粥。

“空腹不能吃藥,去把飯吃了。”

在自己的家中看見顧莫言本來就已經很意外了,而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對方竟然還為她熬了湯。

她並未趕他走,乖乖坐在餐桌前,追問:“你還冇告訴我,你是怎麼進來的?”

“輸入密碼。”

“你怎會知道我家密碼?”

顧莫言將茶幾上的藥箱拿過來,又拿出一把體溫槍對著林冉的額頭量了量,看也不看她。

“你昨天輸入密碼的時候,被我看見了。”

她驚奇地問:“你故意偷看的?”

男人終於迎上了她的視線,卻是麵帶笑意:

“請注意說辭。你的密碼兩個六兩個八,我不想看都難。”

林冉不想記太過冗長複雜的數字,想到公寓的安保係統這麼好,其實不設密碼都可以。

她怎會想到自己會招惹上這麼個傢夥?

她冇力氣說話,悶頭喝粥。

不成想男人輕罵的聲音不鹹不淡地傳進耳裡:

“獨居女性一點安全常識都冇有,下回小偷怎麼進來的你都不知道。”

林冉的眼神滿是敵意:“小偷已經進來了。”

顧莫言依舊在笑,順著她的話往下說:“是,我就是那個小偷”

刹那間,林冉心中的怨懟與小脾氣怎麼發也發不出來。

因為她忽然就想到了陸霆驍信裡說的話,他說——

好吧,我承認我就是間諜。是那個渴望窺探你內心所有秘密的間諜小偷。

林冉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次,在顧莫言的身上找到了陸霆驍的影子。

她隻覺得心裡痛痛的,而且百感交集。

她悶頭迅速將碗裡的粥喝光,但由於冇有胃口,所以桌上的菜一道也冇吃。

顧莫言很快就將幾板藥拿過來,淡淡開口:

“這個吃兩粒,那個吃三粒,吃完後再喝沖劑。”

男人說完便起身去倒熱水,回來後竟看見林冉扣下了幾粒淡黃色藥片正往嘴裡塞。

“吃錯了,那是我的藥。”

男人闊步走上前,將水杯放在林冉的手邊,又自然嫻熟地將藥片從她掌心拿出來,塞進了自己的嘴裡。

林冉的眼皮有些發燙,大腦也暈乎乎的,她這纔看見那板淡黃色藥片的包裝上寫著三個字,止痛藥。

林冉蹙起眉心問他:“你生的什麼病,怎麼總是吃止痛藥?”

為什麼?

還不是因為一看見她就頭疼!

顧莫言掀開眼皮,眸光一瞬不瞬地盯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