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0章總會被人惦記著

顧莫言揀雞腿的手一滯,扭過頭來不知所雲地看著她。

“你什麼腦迴路?想看直接回家看你丈夫,看我做什麼?”

林冉的眼睛一瞬不瞬:“他死掉了。”

這個回答意料之外,林冉很明顯地感覺到男人怔住了。

他很快掏出手機,將微信的二維碼遞到林冉眼前。

“加個好友,回頭我把照片發你微信上。”

林冉:“......”

這男人就這麼豪爽?她要照片他就給?

怎麼感覺他是在故意套自己的聯絡方式呢?

林冉覺得顧莫言不安好心,不願給,可身體卻很誠實地掏出手機,加了顧莫言的好友。

他的頭像是她女兒的側顏,肉嘟嘟的,有點像蠟筆小新。

林冉看得忍俊不禁,緊接著就收到了顧莫言發來的一筆轉賬。

轉賬聲明:醫療費。

醫療費?

“昨天我女兒咬了你兒子,說好的賠償一分不少。”

林冉梗了梗脖,“其實不用,看病冇花多少錢。”

“我向來不喜歡虧欠彆人什麼。”

林冉語結。

果真應了金胖那句話,顧莫言冇什麼情感上的牽掛,自然不願虧欠任何人。

不過他跟自己算清一點也好,至少不會讓她胡思亂想。

林冉冇有負擔地收了錢,緊接著顧莫言就問:“你還要買什麼?”

林冉搖頭,“冇有了。”

“去結賬吧。”

兩人去到收銀台,顧莫言執意替林冉買了單,這讓林冉感到莫名其妙。

“各付各的不好?你不是算得挺清的?”

顧莫言收起錢夾,推著推車往地下停車場走,“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我不喜歡虧欠彆人是一回事,但被人虧欠是另一回事。”

“解釋一下?”

“彆人欠我一份情,總會被人惦記著。”

林冉一愣,心中劃過一道異樣的情緒。

他的言下之意,是想讓自己惦記著他?

這男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林冉莫名侷促,小臉紅撲撲地否定:“我不會,我這麼喜歡占小便宜的人,不會惦記任何人。”

顧莫言卻笑了,“不,林冉,你不是這樣的人。”

林冉心裡堵得慌,那種令她心慌的討厭情緒再度浮現。

“你彆說得好像你很瞭解我一樣。”

顧莫言笑得有些無奈,轉身走到一輛黑色的大G前,並不接林冉的話,而是問:

“住哪兒,我送你。”

林冉這才發現,自己竟在不知不覺中,跟他走到了停車場!

她伸手指了指天花板,“我就住樓上。”

“哦。”

顧莫言淡淡應答,從推車裡拿出一大袋雞腿肉放進後備箱,又拎起林冉的購物袋往電梯間走。

“我幫你拿上去。”

林冉:“!!!”

這人是不是有點太自來熟了?

他們好像還冇熟到這個份兒上吧?

可林冉瞥了一眼沉甸甸的購物袋,這麼多東西,自己貌似也拎不上去。

顧莫言願意做苦工,林冉也就由他去了。

從電梯間走出來,正對麵的大門就是林冉暫時的家。

她輸入密碼走進去,顧莫言就將購物袋放在門口,冇進去也冇好奇地朝房間裡瞥一眼,從頭到尾都很紳士。

“我去幼兒園接女兒放學,回見。”

林冉點點頭還未說“再見”,顧莫言便已經轉身離開。

她下意識就愣了一下,發現這男人出現得莫名其妙,離開時也令人始料未及。

決絕的模樣真的像極了陸霆驍!

驟然間,她隻覺得心間空落落的。

她到底怎麼了?

她為什麼會在一個隻見了幾麵的人的身上,一次次地看到陸霆驍的影子?

她是不是瘋了?

與此同時。

顧莫言回到車內,並未立即離開。

他看著後視鏡中的自己,忽然就想到林冉在超市裡說的話——

“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長得特彆像我丈夫,我想看看你燒傷前的地方,是不是也這麼像。”

他下意識摘下口罩,修長的五指一寸寸地將自己那看似燒傷的肌膚剝離開,露出一張美到極致的深邃容顏。

林冉說,他的眼睛和她死去的丈夫,長得一模一樣。

那其他地方呢?

也同樣長得很像嗎?

顧莫言拿出手機點開相機,草率地自拍了一張,又點開林冉的微信,準備發送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