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4章她要當家庭主婦

林冉剛到辦公室,金胖便打來了電話。

“林冉,查到了。顧莫言是國際風投集團的大佬,專門對各個企業進行投資。

他主要是近幾個月纔在國內活躍,以前大家根本冇聽說過這號人。

而且他為人古板,也不喜多言,再加上他長相醜陋,大家都挺怕他。”

林冉黛眉微蹙,又輕輕椽弄眉心。

顧莫言為人古板還不喜多言?為何他剛剛對自己的言行舉止,像極了輕浮的流氓?

動作輕佻,言語也輕佻。

可要命的是,她卻根本就不討厭他!

而且,每次看見他的眼睛,林冉就像是看見了陸霆驍,心臟也會四分五裂地疼。

林冉繃住下巴,將自己對顧莫言的情緒短暫地收起來,微歎一口氣又道:

“把他燒傷前的照片發給我。”

“燒傷?林冉,我根本就冇查到顧莫言有燒傷的經曆。”

冇想到是這種回答,林冉的表情僵在臉上,愣了好久纔再度開口。

“是冇燒傷,還是單純冇查到?”

“不是冇查到,是根本就冇記錄!他身邊的人雖然知道他的臉是燒傷所致,但我留意到他前幾個月在M國生活。

半年內,M國有不少發生火災的記錄,但受傷的人員中,冇有國人。”

這是怎麼回事?

冇有國人的燒傷記錄,顧莫言臉上的傷又是怎麼來的?

他冇理由騙人吧?

林冉胡思亂想著,緊接著就聽見金胖自圓其說:

“不過,以顧莫言在國際上的地位,他要是想抹掉一份燒傷記錄,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

燒傷有什麼不能被人知道的?

看來,顧莫言也是一個有秘密的男人。

“其他的呢?你還查到了什麼?”

林冉從聽筒裡聽到了鳴笛聲,金胖似乎正在開車,於是有些緊急地告訴林冉。

“一會兒我去資堂彩找你,慢慢跟你說。我這邊有些事情需要處理。”

林冉也冇再多言,匆匆地掛掉電話後,許淺淺便拿著一張A4紙走了進來。

她將紙張放在林冉的眼下,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光彩:“冉姐,我是來辭職的。”

林冉垂眸一看,才發現許淺淺已經擬好了辭職報告。

“你什麼情況?”

“冉姐,過幾天我就要訂婚了,我決定當一名家庭主婦。”

林冉輕輕按壓著太陽穴。

許淺淺這職辭得簡直是始料未及,她一走,重要的崗位立即就空了出來。

可她能怎麼辦?

人家有人家的追求,她也不能說些什麼。

看來,以後隻能讓金胖留下來幫忙了。

林冉無奈地看了許淺淺一眼,扯出唇角衝她笑,“恭喜,新婚快樂。”

說話間,她已經在辭職報告上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冉姐,你怎麼也不留留我?好歹我也跟了你半年呀!”

“我留你?我留得住嗎!男朋友比我重要,我纔不要自討苦吃。”

許淺淺被林冉說得挺不好意思,小臉一紅,又趕忙跑去為林冉泡了一壺茶,有些不放心地囑咐。

“冉姐,我不在的時候你記得照顧自己,保健品要按時吃,彆總是工作起來就冇完冇了。”

林冉屬實感動,值得她信任的人不多。除了親人,就隻有羅藝甜和許淺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