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2章她在期待什麼?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過於醜陋的臉。

男人臉頰兩側的所有肌膚都皺巴著,像是被燒傷了一樣,淺褐色的周圍還有一些黑色的斑點,看起來十分滲人。

林冉的眼睛瞬間就被燙了一下,她意識到自己認錯了人,更自責自己那不受控的情緒打擾了彆人。

她立馬雙手遞還口罩,連連道歉:“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接過口罩重新戴上,側過臉去不悅地皺起眉頭,終於肯正眼去看,這如此唐突的女人到底是誰。

可當林冉那帶著倉皇的清純小臉收入視線,男人初是一愣,隨後腦袋裡的那個“炸彈”始料未及地被點燃,又疼又暈。

他頭痛欲裂的症狀本已開始緩解,殊不知看見女人,卻再次複發。

他根本就來不及與林冉對話,勉強扶著身邊的椅背,伸手用大拇指與中指吃痛地揉著太陽穴。

小姑娘見狀,原本瘋瘋癲癲的狀態瞬間消散,萬分擔憂地攙扶著男人,連忙問:

“爹地,你是不是又開始頭痛了?止痛藥在哪裡?有冇有帶在身上?”

男人的聲音又啞又澀:“車裡。”

“我這就去幫你拿!”

小姑娘轉身就往外麵跑,男人忍痛的聲音兀自傳來:“不必,能忍。”

男人很快就緩了過來,將小姑娘抱進懷裡後重新看向林冉。

可惡。

鑽心的疼痛竟一寸一寸地再度浮現。

他緊咬著齒關,後背已滲出細密的汗水,啟齒輕問:“什麼事?”

林冉愣了愣,這才反應過來男人指的是摘口罩的事情。

林冉自責的情緒越來越濃,趕忙解釋。

“抱歉,先生的眼睛長得很像我的故人,所以我認錯了。”

林冉以為男人會生氣,可不知是不是他剛剛頭疼的緣故,林冉竟發現男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帶著柔意與傷感。

“現在確定了?”

林冉咬了咬乾燥的下唇,點點頭:“確定了。實在抱歉,我認錯了人。”

林冉有些無措,男人卻並未繼續迴應,抱著女兒跟老師打了聲招呼,便徑直朝門口走去。

林冉依舊追隨著他的背影,可男人卻忽然間止住了腳步,扭過頭來淡淡地看著她。

“孩子的事,是我女兒做得不對,該有的賠償我一分不會少。”

四目相對時,林冉的心臟再次被狠敲一擊。

她看著他轉過身去,徹底消失在自己的視野裡。

除了心痛,還有惆悵。

林冉回過神來,就聽見班主任在自己耳邊歎了一口氣。

“哎,這孩子是剛來我們班的轉校生,來之前我就聽說,小姑孃的腦子不大正常,父親又因為火災毀了容,連媽媽都冇有。

所以軒軒媽,大豪的事情,你能不能不和他計較了。”

林冉滿腦子都是男人燒傷的肌膚與那雙和陸霆驍一模一樣的眼睛。

她抱著一絲不切實際的僥倖忽然問:“老師,她父親叫什麼什麼?”

班主任砸了砸嘴,“好像叫......顧莫言?”

顧莫言?

莫言,好傷感的名字。

不一樣的名字,不一樣的長相。

隻是眼睛相似罷了。

她也真是傻。

人死不能複生,她到底在期待什麼?

林冉搖搖頭,帶著兩小隻離開幼兒園,又和軒軒帶著大豪去最近的醫院給他的屁股上藥。

大豪很乖,他的屁股被小姑娘咬得已經開始滲血,可上藥的時候卻不喊也不鬨。

軒軒在清創室的門口等待著。

林冉陪伴著大豪,可男人與小姑孃的模樣始終在她的腦海裡縈繞。

她魂不守舍地走出來,找到軒軒滿腹好奇地打聽:“那個小姑娘是你們班的轉校生?”

“嗯。但她腦子有點問題......大家都不喜歡和她玩......”

“她叫什麼名字?”

軒軒忽然異常認真地看向林冉,“媽咪,她有一個和你一樣的名字。”

林冉懵了一下,“什麼意思?”

“她叫小冉,顧小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