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3章一封信!他們都死了

林冉:

見字如麵,見信如晤。

寫下這封信時,你正躺在床上微笑地看著我。你明明就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可我卻依舊發了瘋地想你念你。

很矛盾,不是嗎?

我有點雙重人格。時而暴躁,時而冷漠。對你,亦是如此。

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壞小子?

即便是時隔三年,我依舊不敢承認我瘋狂地愛著你。

我膽小怯懦,恐慌重蹈覆轍,卻又宛若間諜般一次又一次地試探你。

好吧,我承認我就是間諜。

是那個渴望窺探你內心所有秘密的間諜小偷。

我想知道你的全部,想知道你愛我是否同我愛你一樣,像生命那樣狂熱。

林冉,住回老宅的這段時間,是我最幸福,也最痛苦的時光。

幸福的是,我終於不再需要通過他人的隻言片語瞭解你的現狀,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窺探你。

痛苦的是,我曾極度排斥陸瑾淵與你的接觸。

我畏懼他牽你的手,畏懼他摟你的腰,畏懼他對你做的一切一切。

每當我看見他抱著童童和你走在一起,我狹小的內心便嫉妒到發狂。

為什麼那個人不能是我?明明童童是我的孩子,而我,也是占有過你的唯一男人。

所以,我們為什麼不能像普通夫妻那樣,站在陽光之下?

可現在,我終於又如獲至寶地重新得到了你。可貪婪如我,卻想得到更多。

我貪念你的身與心,貪念你清澈的眼睛與恬靜的容顏。

貪念你挽著我的臂彎,靠著我的肩頭,然後用半嬌嗔半耍賴的語氣對我說,“好餓,能不能餵飽我”。

你會不會覺得我肮臟?可我就是這樣。

在現實裡得不到的東西,還不允許我在夢裡做幾場酣暢淋漓的春夢嗎?

睜眼是你,閉眼是你,手指可觸碰到的地方,都是你。

隻是,當你展開這封信的時候,我也不知自己會身在何處。

是天堂還是地獄?隨他去吧。

冇有你在的地方,天堂還是地獄有什麼差彆?反正每一天都會過得痛苦。

林冉,寫到這裡的時候,你已經在我麵前沉沉睡去。

我又感到由衷地幸福。

你帶著軒軒和童童回到了我的身邊,你們的出現,又帶給了我新的希望。

我們應該記住,生命不是永恒的,愛纔是。

所以請記得帶著我的那份愛,將我們的故事永遠延續下去。

林冉。

願你心如草木,永遠向陽而生。

......

連日裡的陰雲纏綿漸漸消散,陽光照了進來,將林冉籠罩在一層金黃色的光圈裡。

她淚流滿麵,驟然想起前幾日她從夢中醒來,看見陸霆驍坐在書桌前奮筆疾書。

所以從那時起,他就已經料想過會有今天這一幕了?

他早就知道了童童是他的孩子,又怎會捨得向她開槍?

謊言!

這一切都是陸瑾淵的謊言!

可那份合同又如何解釋?

林冉想不明白,隻能任由眼淚往下掉。

他到底在哪兒?她真的好想見他!

林冉哭得心力交瘁,撕心裂肺的痛感讓她一下又一下地捶打著胸口。

窗外的幾名仆人卻始料未及地聒噪起來,她們亂了陣腳,著急忙慌地就往樓下跑。

“完了完了!酋長髮火了!”

“怎麼回事啊?”

“聽說侯爵大人和他女兒在護城河被人發現了!他們倆的傷口都泡發了,已經完全喪失生命特征!警官給酋長打電話,讓他去認人了!”

電光火石間,林冉隻覺得自己的靈魂都出竅了。

她的英文水平明明不算太好,可仆人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單詞,她竟奇蹟般地,都聽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