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1章這一切,都是假的

林冉的大腦幾乎不能思考。

童童與陸霆驍就倒在距離她三步遠的位置,可她的雙腿卻像是釘在了地上,動也動不了。

她聽見陸瑾淵沉重的喘息,聽見樓下所有人的聲音都變得嘈雜起來。

她甚至可以聽見自己的大腦正在嗡嗡作響,然後一臉茫然地看向陸瑾淵,問:“是誰開的槍!?”

陸瑾淵垂下眼瞼:“陸霆驍。”

林冉眼淚滑落下來,哭腔讓她的聲音模糊而又斷裂:“那又是誰,開槍打的他?”

“是我。”

陸瑾淵抱著童童嬌小的身軀就要走向林冉,林冉卻渾身一哆嗦,雙腳止不住後退。

“彆過來!”

她低吼著,聲音帶著嘶啞與警告,捂起眼睛自欺自人,根本就不願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

“林冉......”

陸瑾淵的聲音低低地飄了過來,“陸霆驍已經變了!時隔三年他重新回到你身邊就是為了當初的報複!報複你也報複我!

我們都被他騙了!他為了跟我爭搶晶片技術,連親情都不顧了!我今天的確想找他對峙,可我不知道他竟然會對童童開槍......”

刹那間,林冉隻覺得頭暈目眩。

120的聲音由遠及近,可傳到林冉耳裡,卻變成了虛無縹緲的空響。

她看見無數醫生抬著擔架湧進來,他們說著自己聽不懂的語言,叫著喊著,將生死攸關的童童與陸霆驍火速帶離了現場。

可林冉,卻依舊冇能反應過來。

她看見陸瑾淵很快就從倉皇中恢複了情緒,闊步走到她身前,並按住她的肩頭。

他的聲音傳來一股篤定與淒楚,他說:

“我會拚儘全力挽救童童的生命,也會拚儘全力搶救陸霆驍。林冉,我要他活著給童童贖罪!”

他跟隨醫生離開,天台很快就隻剩下林冉一人。

夏天的夜晚十分靜謐,即便是微風都令人感到舒暢。

可地麵上的血跡卻刺眼而又醒目,讓林冉無論如何都回不過神來。

她渾渾噩噩地轉過身去,隻希望這一切是她的幻覺。

是不是回到部落,再好好睡一覺,陸霆驍就會抱著童童來叫她起床?

她不記得自己到底是如何離開天台的,隻記得自己宛若行屍走肉去到客廳,跌跌撞撞地就撞向了餐桌一角。

碗筷劈裡啪啦地掉落在地,碎片劃傷她的大腿與手臂,可林冉卻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的疼痛。

而一份檔案順勢掉落在地,她迷惘地垂眸看去,發現竟是晶片技術的合同。

乙方簽名那一欄,赫然寫著“陸霆驍”三個大字。

很快,她的腦海裡便浮現出陸瑾淵說過的話——

“陸霆驍已經變了!時隔三年他重新回到你的身邊,就是為了當初的報複!

報複你也報複我!

我們都被他騙了!他為了跟我爭搶晶片技術,連親情都不顧了!”

真真假假,誰對誰錯,林冉已經分辨不清。

她昏昏沉沉地離開彆墅,徘徊在街區的人行道上。

之前被陸霆驍趕走的保鏢一聽到槍響,便立即趕了過來。

可他們終究是晚了一步,他們並冇有看見陸霆驍,更冇有看見童童。

隻看見林冉落寞的身影,孤立無援地站在街頭,似乎不知該去向何方。

保鏢們立即跑上前去,攙扶著林冉上了車,又用蹩腳的漢語詢問:

“林冉小姐,侯爵大人在裡麵嗎?發生了什麼事?”

林冉冷冷抬眸,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唯有眼前的光景變成了虛幻的影像,頭頂的一切似乎都開始旋轉起來。

她雙眼緩緩合上,身子一倒,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