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0章儘了力!但我還是冇保住她

童童搖著頭,帶著近乎執拗的倔強將臉埋進陸霆驍的胸膛: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爹地!我要跟你在一起!”

“就這麼難受難分嗎?童童,你真要跟他在一起?”

陸瑾淵無情的聲音似在下最後通牒。

童童卻已經完全不看他了,隻一個勁兒的用小手去堵陸霆驍的傷口,可汨汨不斷的鮮血卻怎麼堵也堵不住。

“爹地,我不要離開你......我們等媽咪來救援好不好?你再撐一會兒,不要閉眼,千萬不要閉眼......”

與此同時,對講機再次傳來彙報:

“陸總,林冉進彆墅了,她正到處找陸霆驍。”

這一次,陸瑾淵冇有任何迴應。

他扔下對講機的同時,直接朝童童舉起槍。

砰——

子彈出膛的聲音尖銳而又炸裂,童童出現短暫的耳鳴,喉頭甚至來不及發出任何聲響。

她看見陸霆驍衝著她吼了起來,可她聽不到,什麼聲音也聽不到。

而巨大的衝擊力讓她直接倒向了男人的胸膛,五臟六腑似乎都炸裂開了,口腔也忽然湧上一股又腥又鹹的液體。

她一口鮮血吐出來。

“爹地......痛......我好痛......”

“童童!”

陸霆驍緊緊抱住童童,胸口處好像有什麼東西猛地炸裂開。

他痛苦地哽咽起來,鮮血與眼淚蓄滿他的眼眶。

他恨,他傷,他更後悔自己為何不帶把槍進來,跟陸瑾淵一了百了。

可週遭的一切都開始變得模糊,讓他的觸覺都不真實起來。

即便是陸瑾淵在他眼前放大的那張臉,都是血腥而又模糊不堪的。

“我曾答應過你,簽完合同,就讓童童跟你回家。現在的結果,正和你意。”

陰惻惻的聲音在他耳邊迴盪,童童後背的槍口源源不斷地滲出鮮血,讓他整隻手都變得黏糊糊的。

小傢夥的體溫急速下降,陸霆驍也徹底冇了力氣,隻能咬牙切齒地說出最後一句話。

“你殺了童童,就不怕林冉找你償命嗎?”

陸瑾淵卻笑了。

笑得從容而又淡定,卻讓人不寒而栗。

他俯身將那冰冷的手槍塞入陸霆驍的手心,又將童童從他的胸膛抱起來,俯在他耳邊輕聲講。

“你錯了,殺害童童的不是我,是你。”

話音剛落,林冉便循著槍響,始料未及地闖入天台。

她看見滿地的狼藉,看見陸霆驍倒在血泊之中,又看見陸瑾淵弓著腰身揹著她跪在地上。

刹那間,她的整個世界都開始變得天旋地轉起來。

她幾近窒息到難以喘息,來不及發出一丁點聲響,就看見陸瑾淵轉過身來,懷裡抱著血肉模糊,卻生死不明的童童。

他滿臉是淚,悲痛交加:“對不起林冉,我儘力了,可我還是冇能保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