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4章喝醉了!她不安分

林冉這張臉又臊又紅,紅暈一片片地熏染開來,一直蔓延到耳際。

她瞥了素丹一眼,又倉皇無比地與男人對視。

誰料男人的眸光好整以暇,眼眸一聚,笑意宛若不見底的潭水那般深邃,一眼望不到底。

林冉張嘴結舌,支支吾吾地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這......這是一個誤會......”

“誤會?小冉呀,你這藥丸還用精緻的小盒子裝著,明顯就是有備而來呀!”

素丹衝林冉眨眨眼。

林冉有些泄氣,隻一個勁地扒著眼前的白米飯,恨不得將頭一路埋在桌底下。

印安卻一頭霧水地看向素丹:

“夫人?催情藥丸是什麼東西?”

素丹樂嗬嗬的,饒有深思地瞅了瞅林冉:

“我不好跟你解釋,這在我們國家,是用來......生小孩的!”

“生小孩?”印安也笑了起來,可他的笑卻是看向陸霆驍的,“霆驍啊,生孩子還需要吃藥,你不行啊!”

“噗”的一聲,林冉嘴裡的飯終究是噴了出來。

完了完了!

這下誤會可大了!

說男人什麼都可以,可唯獨不能說[不行]!

陸霆驍他,應該挺生氣的吧?

林冉下意識就瞥向陸霆驍,見他雖然斂起了笑意,卻心情大好地點燃一支雪茄抽起來。

另隻手有條不紊地撫著林冉的後背,壓低音量問:

“這就是你越洋過海跑來找我的目的?”

林冉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嬌羞得像還未綻放的花骨朵似的。

“纔不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哦?洗耳恭聽。”

林冉眨眨眼,她要說的是軒軒和童童的事情。

可眼下的氛圍如此詭異,顯然不是說這件事的好時機。

她手忙腳亂地喝下一口茶水,順了順喉嚨,這才啟齒:“等我回去再跟你說。”

男人吸了一口雪茄,又帥氣地吐出一口煙霧來,也冇打算為難她,反而開始替林冉解圍。

“好了,咱們就不要為難她了。這女人動不動就臉紅,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在欺負小孩子。”

這一聲“小孩子”聽得林冉簡直心花怒放。

是不是每個女人都喜歡被愛人當做小孩子來對待?

總感覺有種特殊的寵溺和疼愛。

素丹不再抓著這件事不放,隻意味深長地將藥丸推到林冉手邊,林冉趕緊做賊心虛地收了起來。

不多時,仆人拿來兩瓶上好的紅酒,為在座的四人倒滿。

林冉還是羞得慌,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所以一個勁兒地將紅酒當做茶水喝。

印安與陸霆驍碰杯,繼而問道:

“你放棄這次合作是明智的決定。不過你難得來一趟,不如多待一些時日?”

陸霆驍微笑著婉拒:“我本打算明日就啟程回國的,你想讓我待多久?”

此刻的林冉已經喝得有些微醺,膽子也逐漸大起來,聽到陸霆驍的聲音,話不過大腦地脫口而出:

“早點走好!這裡打打殺殺的,一點也不安全!”

陸霆驍無奈地將女人禁錮在懷,林冉順勢往他肩上一靠,蓬勃的酒氣席捲著男人的脖頸。

他輕輕地拍著她的肩頭,在她耳邊柔聲低喃:

“聽話,彆鬨。”

眼前的夫妻倆一個對視,倒是被餵了一嘴狗糧。

印安揉了揉眉心,笑著說:

“明天是夫人的生日宴,好歹參加完宴會再走?”

陸霆驍本想繼續婉拒,但一聽到明天是素丹的生日,在這個時候離開的確不合規矩,便應允下來。

酒過三巡,林冉是徹底地醉了過去。

陸霆驍將她抱回房間,本意找醋醒酒,可此刻的她行動顯然不受控製。

她勾著男人的脖頸,鼻尖若有似無地在他脖頸處不安分地婆娑著。

金黃色的燈光照在女人的臉上,平添一絲曖昧的氣氛。

陸霆驍渾身燥熱,下意識欺身而上,將女人壓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