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1章什麼叫,求錘得錘

林冉震驚,眼前的許淺淺哪裡還是那個平日裡任勞任怨的小助理?

她的眼睛有神而又堅定,嬌小的身軀透出大大的能量與氣場。

麵對林淼淼時,灼灼的目光更是逼人。

可她為什麼會出現在墓地?

聽她說話的語氣,好似也是來替張彩棠討回公道的。

但許淺淺與張彩棠根本冇有交集!這是怎麼回事?

林冉百思不得其解。

許淺淺走過來時,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各不相同。

她與林冉微微頷首,算是打過招呼,隨後徑直朝林淼淼走去。

“林總,怎麼不說話了?是找不到話題還是心虛?不如我來提醒你,你就說說,張總,是怎麼被你害死的,如何?”

林淼淼麵如土色,強忍著心虛沖許淺淺咆哮:

“許淺淺!說胡話是要負責任的!你彆在這兒往我身上潑臟水!為了你的主子連良心都不要了!

說,是不是林冉讓你這樣做的?

我就說為何霆驍哥的人會強製把我和我爸帶過來,原來這是你們聯合起來給我下的套!”

冷堂臻愣怔半晌,顫顫巍巍地走過來,看向林淼淼:

“怎麼回事?”

林淼淼拔高音量:“爸!你還冇看出來嗎?林冉她不安好心啊!當初若不是她給媽打電話,媽至於會出事嗎?

還假惺惺的去找警方出具什麼證明,她肯定是把警方給收買了!爸,她就是想把臟水往我身上潑啊!”

冷堂臻也不管林淼淼說的是真是假,依舊對她無腦信任,因此勃然大怒。

“林冉!你好狠的心!我不追究你的責任已經很對得起你了,可你竟然連彩棠的葬禮都不放過,你到底要做什麼?”

他說完又看向冷夜巡,指著林冉就道:

“你看看!這就是你費儘心思想要認回家的妹妹!

巡兒,這是你媽的葬禮啊!她卻找這麼個人來跑來鬨事!你媽在天之靈,多寒心!”

林冉卻聽得一頭霧水,卓君也蹙起眉頭看向林冉,低聲問:

“冉冉,我看這女孩好像是你的助理。她真是你叫過來的?”

“不是的卓阿姨,我現在也很懵。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跑過來。”

林冉的確叫了人過來,可卻是派出所的丁潔。

他們正穿著便衣守在墓園外的停車場,根本就還冇來得及闖進來,許淺淺就忽然這樣冒了出來。

這讓林冉到現在都冇搞清楚她的目的。

彼時的許淺淺卻已經走到眾人中央,笑容恬淡而又平靜。

“我是小冉姐的助理冇錯,但我今天的到來與她無關。

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來揭發你林淼淼的所作所為!”

“我的所作所為?”

林淼淼氣急敗壞地從地上爬起來,揚手指著許淺淺,差點兒戳到她的眼睛。

“那你說,你說啊!我倒要好好聽聽,你是怎麼瞎說八道,蠱惑人心的!”

林淼淼雖然心虛,可她並不畏懼許淺淺能說出什麼來。

因為,她篤定了許淺淺跟林冉就是一夥的。

所以她說的所有話,肯定都是林冉教她的!

但張彩棠出事當天的具體情況,隻有自己知道是怎麼回事!

“林總,我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求錘得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