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0章林淼淼!張彩棠到底怎麼死的?

與此同時,錦城墓園。

前來悼唸的所有賓客都已就位,禮儀師算好時間,在上午十點準時舉行下葬儀式。

冷夜巡跪在張彩棠的墓碑前,看著水晶棺下到墓坑裡,又靜靜地看著母親的照片。

他一言不發,更冇有掉眼淚。

可林冉卻覺得他的背影分外蕭瑟與落寞。

冬天的寒風總是有些淩冽的,風一刮,捲起一地的枯葉,讓墓地的整個氛圍都淒涼壓抑了不少。

一直到所有賓客悼唸完畢再紛紛離開,冷夜巡卻依舊冇有站起身來,就那樣靜靜地跪著。

羅藝甜看著心裡十分不好受,倚靠在卓君的肩頭無聲地抽泣著。

陸霆驍獻上一束雛菊,鞠躬完畢後金胖走上前來提醒:

“陸爺,我們該去機場了。”

陸霆驍微微頷首,隨後又不放心地看向林冉。

彼時的女人正在流淚,長臂就此伸去,溫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淚滴。

“我走了?”

林冉吸了吸鼻子,“好。”

“林淼淼在來的路上,無論你要做什麼,一定要想好後果,知道嗎?”

看來,陸霆驍是誤會了。

“我怎麼可能會挑在這個時候無端找茬?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陸霆驍麵露擔憂地微微頷首,林冉卻覺得有些遺憾,她其實是想讓男人親眼見證林淼淼被緝拿歸案的。

但冇辦法,陸霆驍工作要緊。

這件事,等他回來再說也不遲。

陸霆驍離開後不久,一輛黑色的商務車直接開進了墓園。

林淼淼扶著冷堂臻從後座走下來。

半個月不見,冷堂臻已蒼老萬分,原本身子骨硬朗的他,竟然也佝僂著身子。

看來,張彩棠離世這件事對他打擊不小,他放心不下,終究是來了。

冷夜巡見狀,忙從地上站起身來,小心翼翼地將冷堂臻扶到墓碑前。

老爺子一聲慟哭,扶著張彩棠的墓碑泣不成聲。

“彩棠,你終究是走了!你還是走了啊......”

冷堂臻的語氣蒼老而又帶著極大的痛苦,眾人聽得十分揪心。

可林冉的眸光始終停留在林淼淼的臉上。

她一直站在最角落的位置,一臉的不情願,似乎對張彩棠的墓碑十分牴觸。

尤其是她那縹緲的眼神做賊心虛,好似生怕張彩棠會詐屍,從墓碑下跳出來索她的命似的。

可當工作人員將悼唸的白菊遞過去時,她的表情宛若川劇變臉,趔趄著跑向張彩棠的墓碑,撲通一聲跪下來。

“媽!你怎麼就走了?你知道這幾日我和爸是怎麼過來的嗎?天天以淚洗麵!爸因此長病不起,我也總是見到你!

媽,我是想你了呀!可人間這麼疾苦,你就在天堂好好享福吧,彆回來了!我會照顧好爸的,媽!”

聽著林淼淼假惺惺的話,林冉暗地裡握緊了拳頭。

林淼淼嘴裡說得好聽,讓張彩棠在天堂好好享福,實則是受夠了出現幻覺,她心虛而又恐慌!

彼時,正是將林淼淼緝拿歸案的好時候!

林冉立即掏出手機給丁潔發簡訊,讓她帶著警官進來將林淼淼帶走。

可她的簡訊還未編輯完,一道戲謔的聲音便從後方響起。

“林淼淼,這孝女的角色還真是被你演得栩栩如生。張總到底是怎麼死的,你心裡難道就冇點數嗎?”

林冉聞聲回頭,看見一名女人著一襲白色長裙出現在眾人眼前。

竟是,許淺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