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6章她哥哥,和軒軒長得一模一樣

兩天後,葬禮如期舉行。

天剛矇矇亮,陸家眾人便趕往墓地與冷夜巡等人彙合。

陸鈞耀身子恢複得不錯,現在的他已完全不需要藉助輪椅,隻是走路時腿有點跛,因此卓君一直攙扶著他。

“鈞耀,咱們出來也冇跟嵐姐打聲招呼,你一會兒要不要給她打個電話?”卓君問道。

陸鈞耀一手杵著龍頭柺杖,另隻手被卓君攙扶著,嘴裡卻在冷嗤:

“我做什麼事還需要跟她彙報嗎?不管她,她回孃家了。”

“回孃家?那瑾淵呢?他跟嵐姐一起回去了?”

“瑾淵要去國外出差,上午十點的飛機。”

卓君微微頷首,冇再繼續追問下去。

林冉卻愣了一下。

她太清楚陸瑾淵去國外的目的,下意識就看向陸霆驍,壓低音量問:

“葬禮結束至少得到中午,你追得上他嗎?”

“不是速度快就能搶占先機,黑客不會那麼容易就與他達成合作。放心。”

林冉看著男人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微微放下心來。

走進會場,禮儀師在跟冷夜巡說著注意事項,羅藝甜則與工作人員一同佈置著現場。

整個氛圍沉重而又壓抑,周遭前來悼唸的人越來越多,林淼淼卻始終都冇有現身。

林冉看向羅藝甜,問:“林淼淼和冷堂臻怎麼都冇有來?”

羅藝甜微歎一口氣。

“冷堂臻到現在都不能麵對我婆婆的離世,無論說什麼都不肯過來。林淼淼放心不下,留在家陪他了。”

放心不下?這可真是一樁天大的笑話!

林淼淼就是做了虧心事,心裡有鬼!

隻怕是身處墓地,張姨的亡靈會再次找上她!

可她怎麼能不來?

丁潔剛剛發來簡訊,說警局的人已穿好便衣在停車場候著了。

一切準備就緒,林冉當然要當著張姨的麵將她緝拿歸案,當場給張姨一個交代!

林冉想著便立刻找到陸霆驍,開門見山:

“這好歹是張姨的葬禮,丈夫和女兒都不來,說得過去嗎?”

陸霆驍很快就想到林淼淼消失的這兩日,林冉有意無意地打聽有關她的訊息。

林冉何時對林淼淼這般關注過?

陸霆驍隻覺得異常。

他避開兩兩成群的賓客,蹙起眉頭問林冉:

“你是想讓兩人都出席,還是隻有林淼淼?”

“林淼淼。”事到如今,林冉也毫不避諱。

“林冉,你到底想做什麼?張姨的葬禮,不宜挑事。”

“在你心裡,我林冉就是這麼一個拎不清的女人?正因為這是張姨的葬禮,她作為女兒,才必須出席!”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陸霆驍已經可以預料到,但麵對林冉,他還是答應了。

“我想想辦法。”

......

與此同時,陸氏老宅。

童童剛起床,頭髮就炸毛了。

但她來不及整理,小身子便從床上翻下來,迫不及待地拿起畫筆對著畫板塗塗畫畫。

畫像已經到了收尾的環節,昨晚她已經研究出了哥哥的鼻子和嘴巴的具體走向,隻要將兩者新增到畫麵上,就大功告成了。

可漸漸的,她越畫越覺得奇怪,越畫越感到眼熟。

好似有一個答案呼之慾出,讓她那雙水葡萄似的汪汪大眼不斷瞠大。

她越畫越快,越來越著急。

五分鐘後。

她終於收筆,可看著畫板上的小人,小傢夥整個人都愣住了!

怎麼回事?

她對著霆驍爹地和媽咪的照片畫出來的哥哥,怎麼會跟軒軒長得——

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