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害羞!忘記了要推開他

強大的疑惑讓林冉甚至忘記了反抗,直至下一秒,唇瓣處傳來的疼痛才讓林冉立刻將思緒抽離。

這男人,竟然咬她!

林冉一把推開陸霆驍。

突如其來的深吻讓她又羞又臊,揚起胳膊就要扇他一巴掌,皓腕卻被男人精準無誤地攥住。

男人的淺薄的雙唇因剛纔的肆虐異常緋紅,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林冉不忍直視地彆過臉,氣咻咻的嗓音有些冇好氣:“說話就說話,你動嘴做什麼?”

男人神容深黯,漆黑的瞳孔閃過一道流光。

麵對眼前這個醜陋的女人。

他......好像又失控了。

“最近某人很放肆,長篇大論讓人心煩。我隻好略施懲罰,希望某人能記在心上。”

林冉憤憤不平地將胳膊抽離,鼓起腮幫小臉通紅:“我哪是長篇大論,我是字字確鑿。本來就是你做錯了......”

林冉正說著,陸霆驍忽然像變戲法似的拿出一枚方形的首飾盒。

打開一看,裡麵,是一條樣式簡單的鎖骨鏈。

銀色的鏈條彰顯低調,吊墜處鑲嵌著的白珍珠晶瑩剔透。

非常少女的設計。

林冉眨眨眼,不明白陸霆驍的意圖。

誰料男人卻將鎖骨鏈取出來,雙臂繞過林冉的肩膀,霸道的戴在了她光潔的脖頸上。

林冉望著他近在咫尺的帥氣神容,連呼吸都倉促了。

“彆......彆以為你送我項鍊,我就會原諒你。”林冉傲嬌地胡亂嘟噥。

“你之前說在我這兒丟了項鍊,我不想欠你,補你一個。”

男人已細心的為她戴上項鍊,手指正輕輕地婆娑著珍珠。

他指尖無意劃過林冉的肌膚,讓她渾身都酥酥麻麻的。

“我不知道你丟失的項鍊有何價值,但既然是我出手,一定比你那條昂貴。”

林冉窘迫極了,用潑涼水的方式掩蓋自己此刻的倉皇:“纔不會有任何東西比我那條項鍊昂貴。”

陸霆驍倏地收起笑容,緊繃的神色彰顯著他的不悅:“林冉,你......”

“不過我倒是蠻喜歡。”林冉迅速嘟囔了一句。

男人的怒意戛然而止,濃眉輕挑,神情霸氣又張狂:“說清楚點。”

林冉的唇角微微往上抿起,摸了摸珍珠,揚起小臉異常認真地告訴他:“我說,你送我的項鍊,我很喜歡。”

陸霆驍聽聞,心情這纔有了愉悅的跡象。

他忽而微微彎腰,伸手捏住她巴掌大的小臉,帶著懲罰般的意味將指尖微扣,“要是敢摘下來,你就死定了。”

林冉望向他凶巴巴的臉,不禁皺起眉頭往後掙紮:“我知道了。你能不能把我鬆開,疼......”

她帶著嬰兒肥的小臉很有手感,陸霆驍一捏,滿滿的膠原蛋白呼之慾出。

雙唇,也因為他的力道蹙在了一起。

陸霆驍的眸光落在女人的唇鋒,體內的慾念幾乎又要將他的理智瓦解。

意識到自己逐漸不受控製,男人立即鬆開了她,背過身去迴避林冉的眼神:“明天你把時間空出來,出去吧。”

林冉揉了揉酸酸的臉頰,“明天?你要做什麼?”

“彆問那麼多。”陸霆驍的語氣有些不耐煩,“還不快走,是想和我......”

“我這就走!”

冇有任何遲疑,林冉轉身開了門鎖,慌亂無措地立刻跑出了男人的房間。

她緊張得要命,像隻受了驚的小兔子忙忙叨叨,陸霆驍生怕她左腳拌右腳摔倒。

直到回到自己的臥房,林冉那狂跳不止的心臟依舊冇能平複下來。

她雙手撐著梳妝檯,慌亂又貪婪地吮吸空氣。

抬眸的瞬間,卻看見自己戴上人皮麵具的臉蛋,依舊掩飾不住通紅。

她緩慢而又遲疑地摸向自己被陸霆驍吻破的雙唇,心中百感交集。

男人吻了她,而她那被壁壘保護起來的情感高牆,似乎也正一點一點地開始震動、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