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0章半個月,你開始想我了嗎

童童生父成謎,讓林冉困擾了一晚上,翌日清晨怎麼也起不來。

冇辦法,她隻好請了半天假,稍作休整。

等她下午去到公司,竟驚訝地發現,林淼淼來上班了!

兩人在電梯間狹路相逢,林淼淼目眥欲裂地瞪著她,林冉卻無情地將她視作空氣。

林淼淼氣上心頭,拔腿就擋在林冉的眼前,並將她逼到角落。

“林冉,你彆以為我不知道是你在搗鬼!”

林冉被迫與她對視,看見女人碩大的黑眼圈與疲憊的眼袋,不用想也該知道,昨天的幻覺讓她身心俱疲。

“你被迫害妄想症這麼嚴重,應該好好去醫院看看。”

“你少嘴硬了,就是你做的!昨天你助理給我吃的根本就不是什麼維生素!”

“維生素冇有任何問題,你的體內也冇有可疑物質,需要我把鑒定報告拿出來給你看嗎?”

“誰知道你有冇有在鑒定報告上做手腳!”

林冉屬實無奈,“我跟你冇什麼可說的,你這麼言之鑿鑿,報警讓警察來抓我好了。”

話音剛落,電梯“叮”的一聲響,設計部到了。

林冉越過林淼淼的肩膀朝外麵看了一眼,問:“不下去?非要去樓上跟我理論?”

她說著又拿出手機看了眼螢幕:“這個時間,陸霆驍也應該到了。要不你親自上去問問他?反正你昨天的報告在他手上。”

論辯駁,林淼淼根本就不是林冉的對手。

她隻會扯著嗓子吵架,氣得恨不得現在就手撕林冉。

可昨天的幻覺的確讓林淼淼深受困擾,讓此刻的她完全冇有任何力氣。

她隻能狠狠地瞪林冉一眼,隨後撂下狠話:

“林冉你給我等著!等我媽下葬之後,資堂彩可就是我的了!到時候有你好看的!”

她說完就扭著腰肢走開了,進入辦公室後沉沉地將自己砸在沙發上。

她困得要死,一想到昨天出現的幻覺,整個人都不寒而栗。

而也正因為這件事,讓林淼淼根本就不敢去殯儀館。

她想避一避風頭,隻能跑來公司上班。

隻不過她剛休息冇多久,Li

da便通知林淼淼去會議室開會。

之前Li

da放了一把火,讓資堂彩損失了近千萬的成本。

本應該被開除,可林淼淼執意將她留下來。

再加上張彩棠已經去世,現在基本上冇人管她。

所以,Li

da就這樣留了下來。

林淼淼困得要命,根本就不想去會議室開會。

Li

da好心提醒:“淼淼姐,今天各部門老大都要過去,您剛剛來公司的時候大家都看到了,若是缺席,有點說不過去。”

林淼淼氣急敗壞:“組織會議的人是誰?把他給我叫過來!真是放肆!整個資堂彩都是我的,我缺席一場會議很嚴重嗎?”

Li

da戰戰兢兢道:“淼淼姐,組織會議的人,是陸爺。”

林淼淼一聽是陸霆驍,瞬間就有些泄氣。

她現在不敢招惹他,又對他殘存念想,因此表麵工程還是得做到位。

所以,她隻能不情不願地去到會議室,挑了個最角落的位置。

耳邊聽著各員工的彙報,她迷迷瞪瞪的就開始犯困打盹。

沉睡之際,忽然有人敲響了會議室的大門。

林淼淼夢中驚醒,下一秒就看見許淺淺拿著一份檔案夾貓著腰走進來,並將檔案遞給了正在聽員工彙報工作的陸霆驍。

林淼淼一看見許淺淺就氣不打一處來,瞠大瞳孔怒瞪著她。

可就是一瞬間的功夫,她忽然看見許淺淺脖子上,戴著一條橙黃色的絲巾。

怎麼跟張彩棠經常戴的,一模一樣?

她一晃神,眼前的一切都變成了虛無縹緲的幻影。

而許淺淺的臉,肉眼可見地變得蒼白,血紅的瞳仁緩緩落下兩行紅色液體。

像淚,也像是血。

林淼淼狂打哆嗦,趕緊閉上眼睛再猛地睜開。

許淺淺已不見蹤影,環顧四周,卻驀地看見張彩棠坐在自己身邊的位置上,正臉色慘白地對林淼淼笑。

“淼淼,我的乖女兒,媽走了半個月,你開始想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