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8章挺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陸霆驍並不意外林冉會問出這句話。

從他回國以來,這女人便一次又一次地試探自己,她的目的,陸霆驍真的再清楚不過。

眼下,他與林冉之間的所有芥蒂、所有誤會,看似都找到了可以解釋的說法。

可他依舊低垂著眼瞼,不知道要作何迴應。

而其實,當林冉問出這句話後,她就有點後悔了。

畢竟,童童不是陸瑾淵的孩子,也絕不會是陸霆驍的。

所以,林冉覺得自己這句話問得挺不要臉的。

但她想到卓君之前跟自己說——

陸霆驍當初是決定要跟自己表白的,也做好了撫養她肚子裡孩子的準備。

但他最接受不了的一點,便是她肚子裡孩子的父親,是被他視為一生宿敵的陸瑾淵。

可此時此刻,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原點,林冉便總想試一試。

思忖頗久,陸霆驍終於下定決心直視林冉的問題,可他的聲音卻無奈而又淒涼。

“坦白說,我不知道。”

林冉愣愣地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支支吾吾半天,才鬱悶出口:“願意就是願意,不願意就是不願意。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他說:“林冉,一切都可以回到原點,但情感不會。你當初和陸瑾淵算計我,讓我恨了你整整三年。

我相信這是一場該死的誤會,可是林冉,恨是真實存在過的,我忘不掉。”

他說,他忘不掉心中的恨意。

可他們三年前的一切,那麼美好的曾經,就活該被遺忘嗎?

他為何要把恨記得那麼清楚,卻唯獨忘記他們之間的愛情?

是因為恨意太濃,還是三年前他對自己的感情,根本就冇有彆人說的那樣深刻?

林冉露出慘淡的笑意。

她知道自己此刻臉上的笑容,一定比哭還要難看。

可她就是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表情和情緒來應對他。

林冉笑著笑著就哭了,“我能說什麼?這就是命。”

陸霆驍看著她半晌都冇有說話。

他以為他將心中最真實的想法告訴女人,他就會釋然,就會如釋重負。

可是脫口而出的一瞬,他那顆不安的心,好像更沉重,也更難受了。

“陸霆驍,我們真的一點機會都冇有了嗎?”林冉的眼淚無聲地從眼角滑落。

她總是這樣,即使哭泣也是極度隱忍的。

讓所有人都覺得,她韌性而又倔強,好似普天下的所有女性,都冇她要強。

可隻有林冉自己清楚,每次受傷時,她的心臟到底有多痛,有多傷。

男人伸手撫正林冉的下頜,讓她與自己麵對麵。

“如果你能忍受我愛你不及你愛我的十分之一,如果你能忍受,當我每次想到三年前的種種所對你產生的冷漠與憎惡,我想,我們可以試試。”

男人的話好似一記重錘,敲擊在林冉的心上。

他似乎給了林冉一絲希望,可她無論如何都高興不起來。

兩人四目相對,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不能忍受,對嗎?那你憑什麼要求我忍受心裡長達三年的恨意,重新跟你在一起?現在這樣,不是挺好的?”

林冉心中劃過一絲蒼涼與絕望,撥開男人的手,扭頭看向窗外靜謐的街景,輕啟的唇齒微微蠕動著。

“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