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3章結婚了,至今冇離

妻子?黛雅?

這兩個身份拋出來,讓林冉一時間根本就接不住。

她呆愣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她,大腦一片空白。

“你......你是誰?”

女人那張帶笑的臉,精緻得宛若一個性感的芭比娃娃。

她像是早有準備,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張米白色的卡紙遞給林冉。

這是一張國外的結婚證。

“Steve

(斯蒂文)”的簽名尤為明顯。

林冉知道,這是陸瑾淵的英文名。

而和他並列的名字,是黛雅。

林冉回不過神來,黛雅的卻饒有興致:“我們結婚五年,至今還冇離婚。”

黛雅說完便開始觀察林冉的表情,她很快瞭然,林冉顯然並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於是,她向林冉勾起唇角:“去外麵聊聊?”

林冉的情緒難以形容,她點點頭,隨後與黛雅肩並肩地走到附近的花園。

林手裡一直捏著女人和陸瑾淵的結婚證,有公章也有編號代碼,應該不是偽造的。

更重要的是,陸瑾淵的字跡林冉再清楚不過。

所以,眼前這個名叫黛雅的女人,的確是陸瑾淵的妻子。

林冉的心情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她將結婚證放在身邊的長凳上,仰麵看向女人問:

“既然你們結婚五年,三年前你在哪兒?”

女人點燃一支吸菸抽起來,寒風中她纖細的手指凍得發僵,煙條顫顫巍巍地被她夾在指間。

但女人抽菸的姿勢很嫻熟,一看就是個老煙槍。

而煙霧繚繞的背後,是她那張被厚粉底遮蓋的蒼白小臉。

“監獄。”

這個炸彈扔出來,驚得林冉都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再繼續追問下去。

可女人卻並不在意,自顧自地繼續啟齒:

“陸瑾淵比你想象中的更恐怖,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講,這牢,我是替他坐的。

他很會PUA這一套,隻需要動動嘴皮,就知道我會為了他做任何事。

所以,他當然可以堂而皇之地全身而退,而我卻深陷其中。

但他演技真的很好,哪怕我麵臨牢獄之災,他也依舊會每月往我賬上打一筆錢。

我以為他是愛我的,可在我進入監獄半年後,律師擺出來的離婚協議讓我始料未及,他無情到甚至連本人都冇有到場。

那個時候我恍然大悟,他的深情不過隻是精湛的演技。我清楚地知道他肯定有了其他女人,那個人,是你吧?”

林冉並不清楚黛雅與陸瑾淵之間的恩怨,有關她坐牢的事情她也冇有細講。

林冉很難分辨誰對誰錯,麵無表情地提醒她:“錦城有一個組織叫婦聯,你的遭遇跟他們講纔有意義。”

女人的笑容十分慘淡:“他可以不仁,但我不能不義。夫妻一場,我怎麼捨得將他置於萬劫不複的地步?”

林冉是徹底驚呆了。

黛雅明明活得很通透,她在監獄就看出了陸瑾淵PUA的手段與恐怖,卻還能說出如此死心塌地的話來。

可想而知她愛得盲目又卑微,但愛情盲目的女人向來恐怖,林冉生怕黛雅將自己當做小三。

雖然她從未愛過陸瑾淵,可自己畢竟給他生了一對雙胞胎。

她唯恐黛雅因為這件事會喪失理智地上前來拽自己的頭髮。

這樣做真的挺丟臉的。

因此,無論如何林冉都有些心虛。-